2016年8月2日星期二

不了了之 敬而遠之

天文台剛才將8號颱風訊號改成3,窗外綠樹已經顯得平靜,只偶爾被吹得搖擺不定.


我每天早上的例行公事就是為魚缸的小魚和小蝸牛清理便便,這樣就不必行替換缸水的大工程,只相隔兩三天補充一點活水便可以了.


小魚數目不斷減少至如今剩下的九條,反而小蝸牛的數量有增無減,讓我想起博友彼得鵝,他勸告我別把兩者放在一起,當時擔心是魚把蝸牛吃掉.現在卻是此消彼長,始料不及.鵝兄你知道嗎?


新聞報導機場航班取消和延誤,銀行和金融場所交易暫停,腦海忽然想什麼是大事和小事,正事和閒事.胡思亂想一通之後,免強認同關於經濟民生,薪酬工作屬大事正事.簡而言之,非大事正事就算是小事閒事了.


我想到剛過去的兩宗小事閒事.


正當晨運完畢準備回家時,兩隻小鳥一先一後在高速追逐飛行,前面的一隻忽然嘭的一聲撞倒在玻璃門下,後面一隻一個急轉彎迅速飛得不知去向.我一時間不知所措看着橫倒地上的小鳥,如何是好,如何示好. 過了一陣子,小鳥艱辛地翻過身子站立起來,只是嘴巴張着張着似在喘氣.我用柔和的目光逐步移前,見它沒有反應,我把剩下的一點水傾倒在它跟前,依然不起動靜.想起自己曾經因騎單車跌倒撞地時血流如注,失魂落魄.


回到家裡心情有點矛盾,拿出照相機,一時希望它已經飛走離開,若果它仍然訖站不動便把它拍攝下來.




早上前往地鐵的路上正值繁忙時段,趕着上班的人來來往往.忽然一陣香風從旁掠過,出現眼前已經是一位女子的身後,背露的不少且讓人想起岳飛,左邊內裡的肩帶顯而易見,紗薄的衣裙在陽光下透現飄揚,幸好帶點兒碎花,否則便不好形容了. 走出地鐵站的人迎向着她,目光奇異卻假裝視而不見,幾隻鴿子低空飛過也不被吸睛.我有種風起雲湧山雨欲來的感覺.


在前往大堂的通道上漸行漸遠,忽然她腳下踢躂的聲音兀然而止,再前行,從後面看應是右方的鞋底部份分開了,走起來顯得有點為難.想過如何幫忙,想過她總有辦法來自理的.瞬間到從旁經過之時我頭也不敢回,只當視若無睹,心想因為她的這身打扮覺得援手難伸嗎.


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對小鳥和伊人都有點說不上是愧疚,但就一點點不仗義的感覺.當時雖有一絲絲意料之中內心的平靜,此刻反而有颱風依然的牽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