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25日星期一

西貢曝罟灣的堤圍

上星期遠足郊遊,去了一個好地方,景色幽美,而且釋疑了一個一直以來存在心中的疑惑.說實話,出發之前還不知道目的地的正確名稱,只希望走的是心中所想.最後介紹這一篇時,在網絡上得到的資料,名正言順的西貢曝罟灣的堤圍


以往來回西貢上窰至東壩,如果走的山路時,其中必有兩三段路看見山下海面上浮現着一個半圓環的東西,看不清是什麼,又猜想不出它的用途,更遑論它的來龍去脈.


據資料顯示, 西貢萬宜水庫以西的曝罟灣,近岸築起的半月形堤圍,是昔日漁民蓄水養魚而建,圍內面積與一個足球場相近,石砌的弧形堤道闊若一米,每隔一段距離就有一道閘口,藉潮水漲退時控制水閘的.


實際上如何藉潮水漲退來控制水閘我並不知曉,也無意深究,反而想到從前有治水淤田及圈地這一等事,原來還有圈水養魚這一方面,那時候可有行政措施來干預.


現在留下來的只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環境清幽,令人心曠神怡,一份無聲勝有聲的喜悅.



由上窰起步,過了橋,右面泥路走,眼前的河面平靜清澈,水漲之下依然透著豐富色彩.




上窰民俗文物館附近,猜想是從前方便運輸石灰的渡頭.




起子灣村荒廢的村屋




村子雖然荒棄,但當中亦有野趣的漂亮




終點目的地堤圍.剛才被一陣陣綿綿密密的大驟雨洗滌,天色依然陰暗,當下寧靜得只輕輕的風聲和水影.






 遇上一名享受山水的釣友



遠山含黛




堤圍上大概三度缺口,應是從前水閘位置,大胆相當和平衡良好的人估計可由石壆上直走過去,可衡量自己的體型,恐怕站立時引發暈眩,便放棄了這令人擔憂的表演,最後又忍不住坐在石壆上,用手力撐慢慢移動八月十五來回了一趟,倒是一番樂趣和心滿意足.





離開堤圍,沿路折返,朝西壩方向上坡,沿途泥濘處處,茂密難行,而為免費時走長石屎路,取泥路返回上窰.其間見菰菌種類頗多且顏色鮮艷,恐有毒菇球敗之嫌.






遠望是滘西洲,往日經過時的疑惑如今一掃而空.




郊遊時的胡思亂想又發作,看到這漂亮的馬纓丹花便想到台灣即將離任的馬英九總統,又想到廣告小孩定驚用的保嬰丹.




回到上窰,三數小時之間水落石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