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4月18日星期一

胡思亂想記社山遊

大概是兩星期前的郊遊今天才看的照片,記憶猶新.當日有點胡塗,並且胡思亂想.


出發前一天大家在群裡通風,得知目的地叫「社山」,地勢不高容易行走,兩三小時可行畢的路程,況且對我來說是新的景點,看大樟樹,便有點心動,於是即時收拾好,視明早狀況而定,是否臨時參加.


在車上通知群說我將到來,當抵達集合地點大埔火車站出口時,比原定時間早到十五分鐘多,並與另一位早到的同伴見面閒聊. 過了集合時間仍然未見其他團友,向群組查詢,方知擺了烏龍,集合地點是太和站而非大埔墟站.




最終集合之後,向石蓮路方向進發.經過這條橋(後來才知叫錦和橋)印象特別深刻,因曾經在此躲避大雷雨,那時候烏天黑地,雷電交加,但不多久便雨過天晴.今天也是陰天沒有陽光,但想不會下雨的,因為我帶了雨傘.




石蓮路上居民晾曬的衣服,忽見一貓鬼鬼鼠鼠掠過.即時想起一則花邊新聞,會心一笑.話說美國某一個州一戶人家,每朝早上發現家裡都多了些不屬於自家人的內衣褲,越來越多,大惑不解.於是晚上特別留心查察,發覺所養的貓晚上都溜出家門到戶外去,是它從別戶人家裡叼回來的.拿去問人家又尷尬,別人又不好意思承認回收,都是貓貓惹的禍.




 途經半春園,順道遊覽. 園內有不少的農作物,種植更多的是沿路兩旁的桂花樹,幽香處處,不遠佛堂的頌經聲,梵音繞繞,眼耳鼻舌身意通體舒泰.心只着一個問題,可有桂花糕作貢品.有的話,想必這蒼蠅也不會在此停留這麼久了.







村前這一塊石似乎新立,明明寫的蓮澳二字,心中看的是社山.入村以為是必然之路,卻原來大家都從未走過,今回是按網路指引而行.心中仍然想着社山二字,突然想到數年前台灣一部分上下集的電影「蔡德克巴萊」




村民春種秋葵.向他們問路,得指引該回走村口旁的支路.



看見這小橋下的流水確定行對了路,不過之前還有一段小插曲.事緣路口伏着兩隻無聲狗,說無聲也不全對,因當你走近時一隻似乎若無其事,但它動靜讓你捉摸不定.另一隻即發出胡胡威嚇,怒目相向.回頭放棄心有不甘,向前硬闖心恐不測.彼不動敵不動,僵持了一段時間,一位領導拿出他的東海麵包,另一領導把麵包撕成小塊拋出試探,或左或右,後來才拋至近距離,不曉得是心虛氣弱抑或高深策略.兇惡的一隻嗅一嗅面前的麵包,不感興趣,似乎嫌沒含香腸誠意不足,另一隻似覺得彼此面子給足了,禮數盡到了,正好是個下台階而自動撤離,我們趁勢向前,另一隻即感勢單向後走,敵退我進之下,一場內心交戰得以結束.可惜當時關係緊張沒把兩位阻頭阻勢的拍攝下來,大家想像一下貼門的門神就差不多了.




循着小路上山,沿途看見許多類似蛋糕的物體,五步一球,十步一個.翻鬆的泥土懷疑是蟻穴,但沒看見任何螞蟻. 反而想起前陣子群裡傳的一則笑話.
犯人收到妻子的來信: 你進監獄了,咱家的幾畝地沒人翻,公婆幹不動,我身體不好,還要帶小孩.
犯回信: 千萬別翻地,地裡埋着槍....... 一個月後他妻子回信: 警察來了三,四批,把咱家地翻了好幾遍,累的吐血了也沒找到槍,你把槍藏哪了? 犯人回信:本來沒槍,警察幫忙把地翻了,你趕緊種地吧,其他忙我也幫不上了.




遠方多半是大埔市區




標高195




下面當是社山村吧,背靠大刀屻.




下山的時候走得很慢,因前一天下過大雨,地面上盡是濕滑的枯葉和泥濘,很容易滑倒,幸而間中有樹木可扶一把,阻擋下衝之勢.




不過又得小心樹身可有毛蟲螞蟻之類,摸個正着就不好說了.無形之中多了一重顧慮. 邊行邊聊,大家乘勢談論一名老翁清明掃墓時與家人失散,第二天額頭受傷終被尋回的新聞,我又胡思亂想自己的將來. 群裡另一則笑話: 一帥哥陪爺爺散步,不遠處有一氣質美女,忍不住多看兩眼.爺爺問:喜歡嗎? 帥哥不好意思點點頭.爺爺又問:想要她的電話號碼嗎?帥哥瞬間臉紅了. 爺爺說:看我的.然後轉身向美女走去. 幾分鐘後帥哥的電話響了,里面傳來一把甜美的聲音:你好,你爺爺迷路了,趕緊過來吧,我們在公園大門處.帥哥對爺爺佩服的五體投地,然後把電話存下來. 我幻想自己一時是帥哥,一時是爺爺的角色.




遊社山,看大樟樹是其一重點. 社山位處大埔林村谷,社山村在山之北麓,村後的林地有一棵巨大的樟樹被稱為社山神木,據稱是本港最大的樟樹,樹下有一很大的樹窿令人不安.神木四周下有鐵絲網,上有步道圍繞,既起保護又供觀賞之用,但對拍攝帶來不便,且有告示謂樹傾危險,步道已然封閉.





村裡也有看家護院的,不是小孩便是小貓.





林村谷鄉郊的小花都顯得悠閒寧靜,融融細語.





在林錦公路搭乘小巴到大埔墟,火車站附近的花就顯得人頭湧湧,七嘴八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