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2日星期日

痛呀痛

嗚哇! 痛呀


前一段日子患上了坐骨神經痛,坐立不安,經過一輪治療活動之後,現已康復了.誰料沒開心一兩天,右腳掌前方忽然隱隱作痛,拇趾之下尤甚.事前沒經碰撞,事後未見紅腫,外表一切正常無異,痛楚從內裡透出來.塗藥膏,擦藥油,無濟於事.數天未見好轉,走起路來,一步長時一步短,及至晚上睡覺,疼痛提醒你,明早好去看大夫了.

訪視久違了的網友‘中國流’,其中一篇寫三十年前與同伴旅遊國內回憶,關聯著一首民歌‘花兒為什麼這樣紅’,博文附着這首歌的英文版,由Sofla Kaiigren一位瑞典籍女歌手唱出 Why are the flowers so Red? 個人感覺好聽自然,絕不礙耳.另外還有一隻名為‘花兒為什麼這樣紅’的維吾爾舞蹈.欣賞完之後,一時感觸,也許是出於嫉妒的不正確心理,忍不住改動了歌詞,加鹽加醋,發一時之憤.

「貓兒為什麼這樣痛」

貓兒為什麼這樣痛?
為什麼這樣痛?
哎 痛得好像,
痛得好像燃燒的火,
它象徵著結舌的呻吟和叮嚀,

貓兒為什麼這樣痛?
為什麼這樣痛?
老天何解你把我作弄,
痛完我八月十五又痛我腳趾公.
太太催促我看醫生沒把我哄,
彼得說拉筋好有用,
醫師教我練平甩功.

貓兒為什麼這樣痛?
為什麼這樣痛?
我有我最後的手段,
天天游泳那怕把我曬燶.


唱過之後,人開心了.吃藥之後,再不痛了.精神與藥物治療相結合,療效顯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