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15日星期日

龍尾灘

前一段日子,“龍尾灘”是一個熱門而且具爭議的話題.政府在經過環評研究之後,打算將這裡改變為一適合游泳沙灘.但環保人士及團體極力反對,認為破壞該處生態環境.

一時間報章和電視媒體大力傳播,不同意見人士請願訴求,引發很多市民刻意到那裡看過究竟.挖沙摸蜆等活動一時熱鬧起來,環境未及保育,生態卻先遭劫.

也不曉得是等待覆核結果還是更多熱門話題,諸如房屋,樓市辣招,普選政改等洶湧遮蓋,使得“龍尾灘”一下子冷卻下來,少人到訪和關注了,我便趁機到那裡走走看,順便活動一下筋骨.

有居住大埔區的市民認為該處一帶沒有沙灘,支持發展,但亦有市民認為破壞生態環境,反對興建.所以一直誤以為“龍尾灘”就在大埔附近,原來距離還遠,一直過了工業邨,去到“大尾督”.找到的時候將近中午,陽光在頭頂之上,邊行邊看拍了些無能為力的照片,便返回臨海的茶座小吃和休息.補充體力之後,又行往盡頭處,原來是登上衛奕信山徑,於是折返,打道回府.


這裡是“大尾督”,風光明媚.

沿着海岸往回走,相隔這一個不知名的海灣...

路邊樹叢有大蝴蝶.

還有小蝴蝶.


不多久便來到這“龍尾灘”.

不少這般酷的雀鳥覓食,其中這一只無動於衷,卻原來秀色可餐.

一只鷺鷥含情脈脈.

飛過來了


搔首弄姿,互相吸引.

「哎呀!兩個都唔登對,叫番佢返嚟啦.」

「重色輕友,無得救囉,散band 啦.」

挑撥和搬弄,小朋友興趣小,大人興趣大.

不怕大石砸死蟹,最怕鳥和人.

回望“大尾督”.

小白鷺正在沉思.


大蝴蝶看不過去.

是否我看錯了,艇上也忙上網.

哎呀!瘦得可憐,站也不穩.

看來是纖體過度,營養不良.

回到“大尾督”的茶座,這一方的小艇與另一方的小艇顏色不同,就似兩批異見人士.

山邊盡頭拆返,看見一只花貓,依循它的視線,看過究竟.

理應不是蜘蛛.

大多是花鳥哥.

回程路上,我看見觀音菩薩,觀音多持瓶的,這個派定心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