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24日星期六

惱人問題


昨天晚上給十狼發了一封信,自覺已經很久沒更新博文了.實話實說,這方面的興趣越來越淡,煩心的事形影不離,電腦不常打開,照相機沒勁拿,似乎都和上了年紀的人和事扯上關係.


上星期到眼科醫院檢查覆診,循例排隊登記繳費,等待檢查和見醫生,例必遇上情緒不穩,覺得久候未獲接見的老人發脾氣和鼓譟,而相反陪同侍候以為容易衝動的年輕人還忍氣吞聲一再勸慰說未輪到.因為病人多,又得滴眼藥水待瞳孔放大,我從前無需這個步驟的時候會帶本小說或者戴上MP3打發時間,時間便容易過去了,但近來多了此每眼一滴之後,便得時刻留意病房輪候號碼的變動,音量時高時低和說得不清不楚的姓名呼喚廣播,免得錯過.所以閉目養神之餘也得眼觀六路耳聽八方,平心靜氣,耐心等待.然而統計下來,因只檢測觀察,無需取藥,由踏足至離開,逗留醫院約兩小時,有一次需排隊繳費取藥,也用不足三個小時,試問閒極無聊的老人又鬧騰什麼呢.我多希望將來的自己不需要別人的包容和忍耐.




每天早上我都用泵管把魚缸的便便吸出來,然後澆灌原本只一條小草的盆栽植物,因為習以為常,不知不覺間發覺它已經枝繁葉茂,蒼然翠綠.


魚缸原有小魚將近30,可能缸內的水榕植物令缸底和缸壁都長出青苔,妨礙觀賞,後來同時放養紅蘋果小蝸牛,把青苔吸納了,玻璃回復清晰.因為蝸牛的數目無端減少,懷疑被小魚所害.網友彼得慈悲心起勸我把蝸牛分開免遭不測.可分開之後,不單青苔重現,小魚不明不白越死越多,數目越變越少至今只剩下七條.曾經發現有小魚出生,但太細小,可能被大魚當飼料給吃了,另外分開初生的五條後來都相繼夭折.


既往不究,從新放入小蝸牛,一切相安無事,只蝸牛變得越來越多,它們的便便比小魚的多得多.為了守護這盆不知名的植物,我每朝默默做它們的環衛工作,蝸牛和盆栽的茁壯很為我解氣,眼光有時會為小心翼翼手握泵管的優雅而定格,雖則內心不時一刻的混沌.


「不想做的事可以拒絕,做不到的事不用勉強,不喜歡的話假裝沒聽見,你的人生不是用來討好別人,而是善待自己.」以上類似的說話從來沒放心上,因為自問說話行事會為他人着想,但近日一事,這話不單令我耳目一新,重新感悟,我把它寫出來貼當眼處,大大減輕近期內心的煩惱.


事緣幾位小學同學組成籌備會,預算在港集結各地同學辦大型活動,但群裡討論溝通出了問題,矛盾因人,有熱心同學決然離開,籌備會緊急剎停.決然離開籌組的同學事後私下與我交流,向我盡吐心聲,說感覺痛快,一夕話後,倒頭便睡,醒來向我說多謝理解,實在是他啟發了我,我應謝他.




這雞蛋花是內子帶回來的,她在路上見工人大刀闊斧地修剪,很多未開的花枝花蕾都被砍掉,剩餘光棍禿枝,說是依時按候而為,可用水養着,喜歡便帶走.


看日曆今年2016已過了近四分三了,真不知是時序變得愈急速還是自己各方面變得遲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