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3日星期六

水平

這段時間巴西正在舉行奧林匹克運動會,世人除了關注體育運動之外,它的各方面設施和行政能力等亦備受矚目.


剛剛看了一個視頻,題目有關菲律賓跳水連續兩個0,有文字交代謂雖然心酸但爆笑. 冷靜下來,覺得與奧運比賽無關,想能入選奧運參加比賽是要達到一定起碼水平的. 我絕無譏笑別人別國的意思,畢竟從這麼高的彈板高台跳下來,自問便沒有這份勇氣,何況還要做那些彎腰曲膝扭身轉體等動作,所以無論分數成績如何,我是真心的佩服,但一想到他們跌趴落水的畫面,抱歉還真是忍俊不禁.


某日路上聽電台廣播,新聞報導員引述一團體大學生稱香港市民與國內同胞是不同民族,當時的感覺也是既心酸又爆笑.


前不久與舊同事聚會,期間憶及我們在80年代初期在國內旅行的情景,令我深刻印象的有乘夜航船從航州到蘇州一幕,船艙的氣味夾雜喧囂,同伴身體忽冷忽熱,感冒發燒.


兩事回想起來,我又想到一則趣事,發生在夜航船上. 讀過一篇散文,裡面提到明代文學家張岱的《夜航船》序裡有如下的記載:


昔有一僧人,與一士子同宿夜航船. 士子高談闊論,僧畏懾,舉足而寢. 僧人聽其語有破綻,乃曰:「請問相公,澹台滅明是一個人,兩個人?」士子曰:「是兩個.」僧曰:「這等堯舜是一個人,兩個人?」士子曰:「自然是一個人!」僧乃笑曰:「這等說起來,且待小僧伸伸腳.


這不,知識的優勢轉眼間就無需再縮頭縮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