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1日星期四

柬埔寨遊記

出門了一星期, 對外面的世界有一份陌生. 酒店很漂亮, 房間潔淨, 高床軟枕, 洗手間寬敞. 然而當飛機着陸回到香港, 那份安然踏實, 說不出的釋懷. 家裡房間雖然細小, 床舖比不上酒店的一望無際, 但就熟絡親切. 洗手間沒酒店的亮麗, 但勝在得心應手揮灑自如. 小魚兒熱烈歡迎我, 窗外濕冷枯黃, 殘葉禿枝, 一時之間, 頗有歸去來兮之感.


月初參加了一個柬埔寨六天團, 但一直以為去的寮國, 也是這樣跟親友說. 出發前一天在在網上搜尋一下資料, 驚覺原來是兩個不同地區的國家, 誤以為柬埔寨即是寮國, 或者是它的首都, 足証自己貧乏和無知.

早上在機場集合, 領隊辦理好有關手續後說, 有等表格空姐在機上派發, 須要自己填寫和簽署, 抵達後遞交機場移民局官員時, 留意他們的手勢, (領隊在我們面前拇指食指中指捽動一下示範), 一般是一美元就是了. 當然, 也可以不予理會, 詐看不見的. 因我曾經在某個國家入境時不屈服, 被帶到一個房間空等, 雖然並不害怕還拿出書本看, 可害苦了外面等待接機的朋友, 所以衡量輕重, 也只好預備着這一刀. (看國內博友寫 '' 時起初不明, 上文下意之後才知道一元就是一刀的意思, 覺得有趣合用).

150分鐘的機程瞬間就過去了. 暹粒的機場並不大, 很快就到達入境的輪候區, 檢查的櫃台很多, 一字排開, 辦理的官員一下子多起來, 制服光鮮整潔, 面容肅穆, 檢查我證件的官員眼皮向我一動, 我立馬留意他的手勢, 誰料他毫不做作光明磊落地對我說〝笑肺 笑肺〞, 沒有半點面紅, 我雖不至於肅然起敬, 也得以柔克剛連消帶打給他一刀, 然後識英雄重英雄地給我戶照蓋章, 並回我一句〝些些〞.



柬埔寨時間比香港慢一小時, 離開機場時已是午餐時間, 就餐之前順道這裡停留下來, 買這幾天的旅遊景點通行證, 證件上攝取了每人的肖像, 方便進入各景點時認真檢查. 我覺得這方式很不錯, 省卻每景點購買入場費之費時失事. 但導遊說政府將以考慮收入為由改變政策, 要效法別的先進國家逐一景點收費, 我覺得是一種倒退.



餐後前往第一個旅遊點洞里薩湖, 導遊說我們來得正是時候, 天氣最涼快, 日間亦只三十餘攝氏度, 是全年較低溫的時候, (當時我手機顯示33, 感覺39) 可也錯過了感受四,五月時45度的滋味, 雨季時的泥濘.



洞里薩湖位於柬埔寨境內西, 是東南亞最大的淡水湖, 導遊說它的面積數倍大於香港. 來到碼頭預備登船, 被這裡粉藍色的天空及黃澄澄的河水經過薰風醞釀令我生出許多想像. 天空的藍像我一件羽絨服, 顏色好看, 但穿起來欠自然. 我又想到十狼君着我帶備羽絨服的調侃. 而河水的黃滑令我想喝一口港式奶茶.



虎父無犬子. 老爸掌舵, 兒子贍前顧後打雜一腳踢, 還替乘客鬆骨按膊賺賞錢.



水上生活, 建船即建屋, 起樓話咁易.



岸上的鐵馬



雀鳥飛過, 記得導遊說柬埔寨人不重生男重生女, 男子是嫁出去的.



衝出河道, 走進湖面, 輕舟搖搖, 水光瀲灩.




四海為家不用怕, 搬屋只須拖一把.



前邊教堂後課室, 側邊還可種木瓜.



水上錨躉, 供船固定停泊, 不至隨波逐流



導遊說洞里薩湖的源頭是我國的欄滄江, 我當時憶起滄浪之水清可濯纓, 滄浪之水濁可濯足, 看老爸給小孩頭上倒水, 此處水清無疑.



啟程回航, 河道繁忙.



青春無敵少年郎



遊湖遊罷要登岸



一綑一綑的繩網, 原來可以作睡床. 忘了帶把回香港, 看來勝過住劏房.



接下來的旅遊點是看吳哥窟遺跡(小吳哥)夕陽, 導遊特別強調不是在吳哥窟看日落, 而是看夕陽下的吳哥窟. 吳哥窟以建築宏偉與浮雕細緻聞名於世, 是一座吳哥皇朝古跡中保全最完好的印度教廟宇, 建成於十四世紀的一座皇室太廟. 導遊帶領參觀講解一番之後, 自由活動等待落日看如何美景. 據知這裡也是拍攝日出的好地方, 我們當然沒有這個摸黑出發的安排, 但想無論日出抑或日落都是金光蛋黃而已.









導遊說柬埔寨男子一生必須出家兩次, 報父恩和母恩. 



據說曾經先後有跌倒死亡的意外, 此後便只安排後面一處上落高塔, 而且搭建樓梯和扶手減輕陡峭上下的危險, 看了排隊的人龍太長, 我放棄了登高




舉頭看一看, 果然金黃黃.





雀仔也金黃, 馬尾透金黃, 貓貓眼金金, 處處金黃黃.











結束一天的行程, 到酒店下榻和晚餐, 緊湊多采的第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