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5日星期五

濟洲島旅遊

記不起若干年前到過韓國的濟洲旅遊,但記得當時的濟洲是以蜜月渡假聞名的.只是適逢冬天,冷冷清清,戶外寒風凛烈,室內也不見得溫馨.

 上月也去了濟洲旅遊,雖然今天沒再標榜蜜月渡假勝地,然而夏天初臨,和風吹帶路邊的鮮花,環繞眼前.空氣清新,街道整潔,沒有車水馬龍的喧囂,又不覺得求助無援的孤寂,處處顯得恰到好處,氣氛自自然然就出來了.

遊覽過的地方印象並不深刻,是一個令人安祥的地方,只能靠照片勾起一點回憶.地方名稱都沒記上.香港隨團的領隊說話很粗鄙,並且自以為率性天真,令視覺產生一點污染,一眼都不敢多看,噪音無可避免.幸好說普通話的當地導遊風趣莊重,亮麗自然,令人如沐春風.內心抹煞不了讓韓國人比下去絲絲的慚愧.

午後在書桌前發呆,幻想自己被列入疑似中東呼吸綜合症,送往西頁麥理浩夫人中心接受檢疫隔離十四天,考慮帶點什麼東西;照相機,一盒圍棋,幾本書,一把二胡…….


由釜山飛回香港的航班機上,右排前一行的一名男乘客不時咳嗽和打噴嚏,但沒有戴上口罩或因此掩蓋口鼻,鄰近的乘客為之側目.回到香港之後的第二天我開始感冒,看了醫生服了藥,卧了病床喝了水,足有兩天才康復過來,事關潮濕炎熱,室內與戶外的溫差令人忽冷忽熱,與中東沙士無關.


飛機降落前,趁機往窗外一看,有一種千島湖的感覺,但我未曾到過千島湖.


原本由香港飛釜山之後即轉乘內陸機前往濟洲的,但沒心裝載是酒店抑或機位的問題,須先在釜山住上一晚,調動行程,所以首先遊覽慶州.慶州在庆尚北道,是一個古老舊城,導遊說好比中國的西安,韓國的什麼道相當於我國的什麼省.首先來到佛國寺.


千年古寺曾被日軍燒毀,後來大雄殿等木造建築物重新建造.



導遊說石塔亦被破壞,但當時不知內有舍利子,所以今天仍得以保留下來.



出家人



與年青人上上落落,出世入世,擦身而過,瞬間虛幻.



韓國的佛寺是貢米而非貢香燭的,真好.



秋天時沒拍攝過紅色的楓葉,這裡正好有一棵在太陽底下襯托一番.



在酒店區附近有一個湖,沿着河邊走,清風徐徐,草香撲鼻,雖在炎陽之下.






午餐之後參觀天馬塚.慶州市有很多草坡起伏的丘陵地,推斷為五至六世紀不知所屬的古墳,都是在平地上以木石堆起的結構,今天以號碼表示出來,唯天馬塚在出土時,包括金冠等萬餘件遺物中,有一塊以樹皮造成的馬鞍,白樺做的障泥和天馬圖,故以此命名.





鄰近魚市場,晚餐時路過,以為吃海鮮,原來吃烤肉.



忘了原來是佛誕,怪不得到處都是這麼色彩繽紛有趣的燈籠.










小吃也有蠶蛹



媽媽帶小朋友覓食,裝扮令人想到草原上的獵豹.



午餐前曾在這地方短暫逗留,廣場之上有一個張軍像,不知所以,反而附近長椅有一石膏像,團友啟蒙於我,說她是韓明星崔智友,拍過什麼作品的.



午餐之後乘內陸機飛濟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