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11日星期三

我的小學老師

上星期響應小學同學的號召,到大會堂參觀一個國畫展覽.一來可與小朋友們一聚,另外可順道往久違了的中環走一走,更重要是支持我們的一位小學老師,她在這個由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主辦的師生作品聯展之中,有作品參與展出.

走出中環地鐵站,來到皇后像廣場,立即拿出相機,東照照,西照照,十足一個自由行的遊客.當穿過行人隧道往對面大會堂時,驚訝於印象中那行人如鯽,摩肩接踵的現象消失得蕩然無存,冷冷清清.牆壁上張著很大的畫報,都關於音樂和藝術等節目的,其中一幅花木蘭最引人注目.萬里赴戎機,關山度若飛,何等氣魄.

亞執於六零年代澳門唸的小學,記得老師當時擔當着乙斑的班主任,我甲班的由她教英文和要理(聖經)兩科.老師的身型很小,像個小女孩.初來的時候大家在操場集合,被同學們以為是新來插班生,着她往後面排隊.這是她印象深刻的一幕,上星期就跟我們提起.

老師教我們不足三年,我們還沒畢業她便離任了.小學畢業之後,很多同學各散東西,際遇不一.後來不少同學匯聚香江,互相扶持,並且每年都有旅行和聚餐.竟還可與老師聯絡上,偶爾參加我們的聚會.時光荏苒,歲月如梭,同學們結婚產卵,年度的野餐要包上大旅遊車,盛極一時.

家裡有一張全都是小朋友的照片,十數個孩子是旅行時各同學讓上自己的代表,由我操刀為他們拍攝了一幅合照.雖然比我們小學生時的個子還小,但樣貌依稀,活潑傳神.

人事千變,生活的擔子與健康的磨練使得旅行和聚餐不再,但私底下偶有連繫.小朋友們火速長大,又到他們結婚產卵,也是同學們相聚的機會.就在年前的一次婚宴上遇上老師,她的從容自若不比從前,告訴我她患上了柏金遜症,但積極面對,努力協調學習,還報讀了中大專業進修學院的國畫班,學習工筆.可想而知她更加付出的努力,面對和克服方方面面的困難.

老師的記憶力驚人,我們同學數十年前的舊照她都能認得出來,即便沒有聯絡上的同學她都能叫出姓名,甚至行為動靜,花名暱稱她都能隨口而出,精確程度讓我覺得超乎異常.參觀畫展之時,遇上老師現時的一班學生前來祝賀,原來老師除了堅持學習之外,還在康復會擔當義工,教導那裡患有柏金遜症的病友,用筆和書法.看見他們書法班上課和字體的照片,你有信心看他們於過年前大筆揮春了.

老師也介紹了她的老師讓我們認識,他是一位外貌年輕的先生.從冊子的簡介得知,老師的老師是一位資深的畫家,一位資深的律師.幼年即隨國畫大師習畫,擅長山水人物,花鳥魚蟲,多年來不斷鑽研畫藝,力求傳統和現代找個平衡,創新嘗試,把半工筆和寫意融合為一.這些我都不懂,但敬佩兩位老師都有着循循善誘,孜孜不倦的精神.


白天聖誕的裝飾,沒覺得丁點氣氛.


隧道冷冷清清,木蘭當兵.


還有同學未到,不必煩躁.


展覽廳在高座七樓.



老師的作品.




老師的老師的作品.




歸家途中,回憶起數年前曾經在澳門文化館觀看了一次青藤白楊的國畫展覽,展場面積很大,但參觀的人寥寥無幾.我雖不懂畫,但享受那裡的氣氛,逗留了很久,感受到那些巨幅的磅礡澎湃.讀過一些資料:陳淳山水,師法宋元,蕭疏蒼秀,與山水画相比,他的沒骨寫意花鳥,開啟了有明一代寫意花鳥画之風,成就更高.而徐渭的水墨大寫意,用筆狂放,墨法變化多端,出神入化,自成一家.徐渭還擅長行草,運筆一如潑墨花卉,不拘繩墨,騰挪多姿,為明代書法注入了鮮活的氣息.最近買過毛筆,當時亦有這麼樣的胡思亂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