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0日星期日

情陷意大利

歐洲國家之中,似乎意大利與我特別投緣,三月的時候又去了一趟.


行程是上年安排的,那時還未確定能否成行,但當預算另一行程之時,忽然接到通知如期出發,便有突如其來的感覺,又加上腰傷腿患已經發出警號,是進是退令人十分忐忑.


出發前一天看了家庭醫生,因為早有前科,知我情況,特地開了五天藥,着我小心.以往只開兩天的,連吃兩天大抵足夠應付.


背包的藥似乎特別多,有旅行的平安藥,醫生開的專門藥和一向慣用的胃藥和止痛藥.臨出門的一剎那決定把大相機留下來,替而代之是那尚未慣用的小相機,除了可以減輕負重,更為那份愈趨冷淡的拍攝心情.


旅行歸來的欣慰想不到比出發前大得多,且逐漸地進入一種莫名的慵懶,什麼事情都提不起勁.憂郁的十狼問我是否憂郁了,我說不是,但內心也不敢完全否定.經過一段時間,曾想寫一點旅遊時的見聞,起碼貼幾張照片,証明自己並不憂郁,但事隔了這麼久,很多內容早忘記了,又或者根本在遊覽時並不興致勃勃,未曾投入,現在看了照片也不肯定當時身在何地,心處何方.


前些日子在一間瑞典傢具店附設的用餐部吃午餐,午餐時候大多餐桌都坐了客人,這時見一張大桌面只一洋人,見我拿着兩盆食物,便友善地示意讓我坐下來,他口張得很大,誇張地驚訝我能吃這麼多.喝飲料的時候又跟我碰一下樽,一會又跟我雙手碰掌.留意了他旁邊的椅子有一個小酒瓶,懷疑他有點醉意.以為他是瑞典人在此上班,他說是在這大廈上班,但不是瑞典人,我隨心口快猜說是意大利,他委曲的說是俄羅斯.跟他說我去過俄羅斯,雖有點冷,但絕對是個漂亮的地方,希望夏天有機會再去遊覽,他十分高興將我一把抱住,頭往我臉上貼.我不自然地半推半就,然而內心一直懷疑我怎麼會猜他是意大利人.


搜尋腦海中在意大利這些天,似乎就天陰驟雨,對了,在威尼斯住了一晚,早上白雪紛飛,令人興奮,遊覽過好幾處古城,但沒想到他們的名字.記起有兩位當地導遊,五漁村男的細緻,聖瑪利諾女的忽然疾狗如仇,此外便是到處覓食飛翔的海鷗和鴿子,對了,還有那些好味道的雪糕.


下面是一些能盡量鈎起回憶的照片.



據說羅馬鬥獸場一開始時是人和獸鬥,後來獸愈鬥愈少,變為人鬥人,今天看來是鬥多人.


據說在羅馬噴泉許願挺講究的,沒聽清楚不知左手還是右手彎過頸後,因當時被幾隻狀似獸類的人類吸引着,鬥獸場移師了噴泉.
 

梵蒂岡上空很多聖人環繞,很多海鷗和鴿子在他們頭上盤旋或停留,忽然想起在粉嶺,沙田,青山等很多地方的寺廟都有類似的太歲將軍,我就想它們竟敢在太歲頭上動土.


遊覽過幾處古城,這個記得起,因為下車時下起雨,而且景點很象形.



從前的跑馬場今天稱為貝殼廣場,因為廣場中央凹陷形如貝殼.


斑馬教堂不言而喻.


在這裡一角落吃着世界頂級雪糕店的雪糕,躲避淒風苦雨.


不少地方的路邊都種植了橙樹,舖滿小花,這樹看來像櫻.



遊覽五漁村是這意大利行程的重點,上次曾經失之交臂,心有不甘.今回算是得償所願了.遊五漁村有不同途徑,我們搭乘火車前去,然而前往火車站途中,已覺得風景優美.


我們的旅程只安排遊覽兩村.





漁村內沒看到漁船,反而離開之後到俱樂部午餐時看到很多遊艇.


想不到還有戰艦


意大利街頭常見人拖着狗


被利用作行乞的狗缺少運動明顯痴肥,它們的工作就是不運動.


我們都不好羨慕啊!


這兒是帕爾馬地區的主教堂,鐘樓和洗禮堂,記得是因為這一區難找方便之門來應急.


參觀法拉利跑車博物館時買了一副太陽眼鏡,美觀又舒適,駕駛之時感覺如在跑車之上.



参觀一所頗具盛名的陳年醋場,陳醋都由提子釀造,陳香可口.醋心巧克力和黑醋雪糕別一番風味,皆滋味可口.



和雪糕不一樣,餐時用的紅酒只沾沾唇舌試試味道,怕痛腳不饒人.


聖瑪利諾共和國處於被意大利包圍的國中之國的狀態,電視節目好像曾經介紹過這人口只數萬的國家.位處意大利半島亞平寧山脈東北.



聖瑪利諾的國名來源於聖瑪利諾,一個來自拉布島(位於現在的黑羅埃西亞)羅馬帝國殖民地的石匠.聽領隊說到拉布島,想到香港某些立法局議員,不禁莞爾.問導遊石匠旁的狗可有名字,她說這是熊,不是狗.我說意大利人頗喜歡養狗,以為這養狗的歷史源遠流長,誰知她立即變臉,痛斥這代人只懂養狗不養人,不生兒育女,不傳宗接代.一陣疾言厲色嚇得我粒聲不敢出.





威尼斯永遠的人山人海





猜想他是維修人員,在威尼斯當個維修樓房的人可不簡單.



又到米蘭,在這裡集合之後出機場飛多哈轉機回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