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7日星期一

冬日隨想

上星期我家附近的泳池每年這時候便關閉,待明年四月才得重開,因屬室外又沒暖水設備,季節安排,年年如是.


閉館前的一星期我曾經來過兩次,天氣還暖烘烘的熱.可落在水裡渾身便透着寒意,右肩連帶手臂更感痺痛,與我來這裡希望痛症得到改善的意圖適得其反.




早上的晨練也疏懶了,改由晚上的散散步意思意思,這天忘了帶耳機聽曲,想人想事特別多.


路上碰見一位晨運時經常遇見的年長女士,她有很多雙運動鞋,後來發覺不同顏色的鞋是用來配襯身上衣着的,偶然和我搭訕,我都沒向她讚美,也許留待適當時機,出其不意.這天本想讚美時,她忽然向我傾訴跟了她五年多的菲傭竟然偷走了她家裡數萬元然後失蹤了,家裡還經常接到財務公司恐嚇和滋擾的電話,已經報警求助,我把無關痛癢和不合時宜的讚美吞回,改為慶幸有健康沒傷亡便是好的安慰,財散了人安樂也是福氣.


想起另一位長者女士,起初由一位菲傭看護着,兩手握扶步行架一步一步緩慢前行,她們從後繞過我運動範圍,從不打擾,偶爾一個點頭或微笑.經過一段時間努力,今天她已經可以手持柺杖繞行一圈,當我運動完畢回家時,總見她坐那張兒童小馬櫈上看天,也許是公園斜坡上的植披.旁邊的菲傭在撥手機.我特別留意婆婆穿著的鞋子,看來舒適簡潔,覺得她更加溫馨和可親.


電視新聞報導菲律賓政府限定所有新簽定的外勞合約必需包含不清抹外窗的條款,引起本地勞工處和社會一陣回響.第二天,我胡里胡塗地把平時少抹的兩房子窗清抹了,迅速而光潔.我不常抹窗是因為曾經窗太潔亮讓窗外的小鳥撞碰過,耿耿於懷.


我的魚缸是水晶玻璃,看小魚來來回回特別清晰,曾經因為長了青苔慢慢地變得朦朧,於是放入紅蘋果小蝸牛同養,它們會附在缸壁吸食上面的青苔,缸壁和缸底都潔淨了,但它們繁殖很快,越變越多,同時也排泄很多令缸水污濁,我每天早上便得把它們的排泄物抽出來,灌溉我那一盆不知名的葉子植物,憑著我悉心照料和蝸牛賦予的營養,這盆栽越長高大,小盆越顯得細小和不勝負荷.抹窗之後,我立即外出買了大盆和花泥回來,移山填海把它搬遷移轉,於是它越發長得茂盛迅速,插了數枝條讓它盤繞攀緣,越來越高.




蝸牛的數量越來越多,小魚的數目越來越少,不得已添了十數條回來,亮閃閃,顏色鮮艷.店主說有種叫清道夫的小魚專門吸食水中腐敗物,可惜當天沒有貨.兩天後重臨,原來這魚黑色貌醜不好看,店主說有了它魚缸清潔得多,問我魚缸多大,一條或兩條皆可.就買了兩條,讓它倆自行分配工時,分工合作,當它們是我能請得起的抹玻璃傭工好了.


前些日子在護老院探訪,看到他們的魚缸有兩尾狀似清道夫的魚,但黃色.當值姑娘說就是清道夫,是有黃色的,我覺得比黑色的好看多.


上星期內子和我在商場一店舖看衣服,我們都喜歡此間女店主,莫名的不喜歡那男店主,男店主不在我們才進入,那天,另一名女僱客也跟女店主說昨天來過,見男店主在,沒進來.我開始沉思,在別人眼裡,自己會否像男店主那般不受歡迎而不自知.


午餐後和內子分別買東西.午後的街市比較寧靜,我又不嫌這裡的氣味.見賣蔬果的婆婆抱頭午睡,不好打擾.記得十餘年前開始每當探望母親時,都先到這裡帶點白蘭花,是母親最喜歡的.母親離世不久一次儀式中,我事先約好婆婆早上給我預備很多白蘭花,並說明對我很重要,可當見面時,她一臉無辜和淒然說沒有,而且錢包都掉落的士上,我一時無言.


再次見面時,她一再表示歉意,問她錢包內多少錢,我賠她,她拒絕.跟她買十元雞蛋時,給一百元便離開,她追不上,但之後買東西她總給我挑好的或加多一點點,我說不要多,否則不好再來幫襯.


這之後,與她買東西都不問價,彼此信任.近日見她也養了一只貓.




附近的一魚檔也是我常到的,買一塊魚尾,煎香之後煲豆腐番茄紅蘿蔔,就是簡單方便富營養的晚餐.賣魚的是三位猛男,其中一位特口花,刀子口豆腐心,又喜歡賭馬.這天買了一塊魚腩,問他怎麼要比魚尾便宜,他一反常態一本正經拿起一塊魚尾送我面前指着說,因為上截肉厚,緊緻重秤,我不知虛實,但內心高興,難得他憨厚自信,極盡誠懇.


困擾我好一段日子的頸椎病使右肩臂膀疼痛,吃止痛藥和游泳只能暫時治標,唯看中醫針灸和吃中藥補氣血增強血液循環,這天覆診見樓頂黑暗,兩位姑娘帶來木梯和燈泡準備更換,看她們似有點顫驚,正考慮是否上前幫忙時,她們就搞定了,原來自己考慮時間稍稍長了一點.


近日看的書和網友的博文都涉及老病生死等問題,偶然也會想到自己,體力不比從前而已,也不是什麼大不了.


又想起上一回煮的鼓油雞翼還可以,雞汁還留着再用,回家時便買了急凍的雞翼預備重施故技,結果出來的色澤較深,味道較鹹,醒悟過來,發覺錯用了旁邊那樽普通的鼓油,誤當雞汁用.觸景傷情,抹錯車的酸苦又浮現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