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1月29日星期二

青龍頭往圓墩

上一次郊遊登草山下火碳有少許吃力,一星期之後由青龍頭至圓墩本欲三思而後行的,因為抵達圓墩之後回程四通八達,團友即興起來隨時變更路線,路程可長可短,於我可大可小.


或許因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勝出,美國各地不少人上街抗議,另外香港立法會選舉有兩名年青嬴得議席,然因玩弄宣誓而被取消資格,令我內心一點莫名的興奮,郊遊的心情也好起來,那怕多行不''.


由荃灣搭乘往青龍頭的小巴,下車之後往上行,發現路的左邊鐵網之內樹蔭之下有泥塑的龍頭,龍口內有喉管水吐出來,想必因地名應景的創作.我一時想到星加坡的噴水獅頭.


右邊的路口較為空曠,有一個大缸儲水,浮著兩三枝蓮花,和記憶中差不多,因兩三年前走過這裡,也曾在此拍過蓮花,可惜今次無論如何都拍不好,便即放棄.看見有蝴蝶停在路上,便捨蓮花而撲蝶.


話雖冬季,天氣依然炎熱,陽光普照,走起來汗流浹背.


記得上次走這段路時,很多工人在修建和鞏固斜坡工程,山下屯門公路如襟如帶,車水馬龍,我經常出入行經這條公路都有高山流水人在其中的幻覺.


不知道圓墩的歷史,但現時是民安隊一個很大的營地,我們在此小休,最後決定按原定計劃繞另一條路徑返回青龍頭.


回落至路邊的大缸蓮花時,怱忙上前想用心拍攝它一兩張, ''''的一聲,額頭碰到兩條鐵柱中間架起的橫欄,一陣暈眩,眼冒金星,心有不甘的拍了一張.撫著腫起來的額角,慢慢青色隆了起來.


想起一個紙巾的電視廣告,一男一女在沙灘樹下含情脈脈,男人被樹上的椰子掉正頭上,還笑瞇瞇拿起椰子砸了自己額頭,椰子便破了.比喻那柔軟細心又堅強,豈有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