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0月14日星期五

秋日隨想

秋天似乎容易令人想朋友,想事情. 這兩天早晚散步時,涼風習習,我一邊戴著耳機聽音樂就一邊想這樣想那個.


報章上的旅遊廣告已經由紅葉黃葉作招徠,也可從網友之中見得秋天色彩的照片,思緒飛遠.


每天早餐之前我都先給魚缸的小魚和小蝸牛餵食,給其中一盆栽澆灌.有時忘記了餵食也無大礙,好比忘了給自己餵降壓藥一樣.但忘了給盆栽澆水就不得了,葉片不到中午已萎頓下來,要立即搶救,失救的,我把它們剪掉,然後集中起來警惕自己,順便閉門造車,炮製黃葉秋色.





每周一堂的二胡班不經不覺也持續了數年,前兩星期老師開始教授「江河水」,十狼以為這是我的死穴不時以此來條氣我,他常常說自己快將成詩人,是真是假我都希望在他做詩之前學會這江水,可幸可不幸這數星期右肩胸背手踭尾指一直痛下去,正好成了一個很好的無心向學的藉口.學得鬼五馬六,河水混濁.讓他繼續取笑,我願意.


下課之後前往買了一個譜架回家,方便擺放曲譜練習,問售貨員三款不同價錢的區別. $85的幼腿纖腰上身橫, 怕它搖風擺柳站不住腳.原價$235今特價$145的是從韓國進口,人工化的美觀符合他們國情.第三款只$65是售貨員給我推薦的,實而不華有我的影子,就選它.順時又想到韓國的一款三星手機正在全球回收,另外亦在美國遭巨額索償,慷慨有餘哀.


近日在網上看了幾齣關於我國古代名醫的逸事電影,他們都才德堅忍,高風亮節,由此認識了清朝的葉天士,明朝的吳有可,和宋朝的唐慎微. 仍未看的有三國時的華陀及春秋戰國時的扁鵲.現時電視上播的女醫「明妃傳」我沒看,但想到逍遙大夫.


我不懂煮食烹調,仰慕如心.早前見清風的冰凍小魚及鹵水雞翼,念念不忘,躍躍欲試.某日在超市醬油貨架前徘徊,細讀鹵水,鼓油,瑞士汁等樽上各種煮雞翼的方法,頗費眼力.最後挑了鼓油,又兩磅雞翼回家下海,難得煮出來很有鼓油雞味道,可以入口.





甥女告之我找到一份新工,很有挑戰性但很緊張,舅父我當即以過來人身份鼓勵和慰勉,自己過往也曾經數次轉工的經歷,世事無常,有喜亦有悲.


看電視新聞見新任立法會議員宣誓便感慨萬千,記得自己初投社會時月薪約一千元,今天的所謂尊貴月入即近十萬,四年下來便得一千七百萬的酬金,他們值得嗎?立法會議員支的是納稅人的血汗,卻把立法會當作私人的舞台,他們的表現大家有目共睹,我就不好一彈再三歎了.


上星期天早上起來,似乎感受到一種遠山的呼喚,又想起格格的提醒,於是馬上輕裝走水塘,由慣常行走的接收水塘再沿小徑走至石梨貝水塘,和風拂面,水波不興,拈花微笑,世俗拋開,挑幾張照片貼出來,心情為之舒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