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28日星期六

越劇鴨仔影樹馬騮

近來比較慵懶,腦筋遲鈍,未知是否和悶熱多雨的天氣有關,又或許連日來煲劇,坐姿不良至令腰酸背痛.想記錄一點什麼又不知從何說起,人好像有點兒徘徘徊徊,零零碎碎.

今年澳門藝術節日期由30/4 29/5. 我曾經被一張宣傳照片吸引從而查看節目的內容. 當中對浙江小百花越劇團的一齣《牡丹亭》折子戲專場很感興趣,可惜門票已經售罄.幸好這劇團還有另一演出項目,《陸游與唐琬》尚餘小量門票,而且有這麼樣的推介: “曾有人說,如果一輩子只能看一部越劇,那非《陸游與唐琬》不可.此經典浪漫曲目首創於1989,融合了家國情懷與風月愛情.是次演出,沿用小百花越劇團一貫的詩意唯美風格,把江南濃鬱的優美,抒情,典雅,細膩的藝術特色及戲曲的美學精神發揮到極致.


我從速辦理訂票手續,繼而是前往澳門的船票和預定酒店住宿一晚.


欣賞過後,覺得絕對是很好的藝術,唱腔優美婉約,音樂清新明麗,從舞台佈景,燈光氣氛,無一不令我叫好,介紹所言非虛,今番不枉此行.




不明白為何對唐琬的劇照莫名的好感



《陸游與唐琬》在澳門文化中心劇院晚上舉行,我挑了劇院附近的一間酒店留宿一晚.劇院也接近海邊,因利乘便下午和上午到海邊走了兩次.聽說周遊列國的小黃鴨今回來了澳門,不好錯過.


小鴨數年前在香港展覽時曾經一番熱潮,我也湊過熱鬧拍過照片.香港的海水是藍顏色的,雖然好看,但鹹且苦.澳門地處珠江口西岸,海水泥黃但較味淡,想必它喜歡澳門多一些.


澳門黃鴨仔放置在科學館與觀音蓮花苑之間的海面,參觀遊人不算多,鴨仔也顯得清閒.





今個夏天與往年不同,特別火辣花紅,令我覺得人生充滿希望.


鳳凰木又名影樹,火樹,火鳳凰,是我最為喜歡的一種樹,大概每年五至七月花開,鮮紅的花朵配合鮮綠的樹葉,遍佈樹冠,美麗又遮蔭,涼快又活潑.


若干年前,窗外的一度斜坡嶙嶙峋峋,遇上大雨天時,雨水帶着泥土流瀉下來,政府部門做了很大的工程來整固,那時很希望斜坡上披一點綠,不那麼石灰英泥,經過很長的時間,發覺在坡上鋪上藍綠色的網,連泥土都噴上了藍綠色,工程人員似乎聽到了我的心聲.


後來坡地上慢慢長出青草,越來越多,越來越高,我又希望上面可以種點什麼.斜坡似乎又聽懂我,不久便長出很多杜鵑花,有粉有白,但白色的不怎麼好感,尤其遠看時似是被那些沒公德心的人隨手扔下的廁紙.


我心裡又向斜坡訴說,希望可為我種上一棵木棉或者影樹,只任何一棵,於願足已.


數年前忽然發現真的兩枝幼樹在坡上,一次狂風暴雨之下折毀了一株,剩下的一株終於挨過了並且慢慢長高,雖然不甚粗壯,但看得出影樹無疑.去年盼着它長出花來,但沒有搭理我.今個夏天見遠方的一株已經紅紅豔豔了,以為眼前這株幼樹還不成氣候,誰知它又一點一點冒出花來,而且逐漸變多,怎不令人興奮. 只是每當颱風時候,見它大搖大擺,又有點胆顫心驚.


人說守得雲開見月明,我算是從心所欲了,守得花開見樹成,謝天謝地.





曾經一段時期喜歡到水塘散散步,但近來愈發少去了,也許兇惡的猴子太多了的緣故,覺得它們的數量越來越多.月初忽然發現窗外的樹枝上來了一隻猴子,事出突然有點恐慌,鎮定下來之後,覺得它年紀輕輕,想必一時貪玩離家出走,或者好久不見專程呼喚我呢.我叫它先不要離開,讓我取相機來怱怱拍了幾張再走.






想通了,找出從前拍的一張照片來印證,會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