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9日星期三

我和春天有個誤會

春天來了,萬象更新,這是一向以來人們對面前的憧憬,然而年復一年,年年如是的輪迴,似乎又不那麼一回事. 除了我們的手機不斷新款, 我們的身型不斷改變,心境仍然不能拋開,社會依然紛攘.


郊野未見好看的花,唯一的蝴蝶也顯得不滿意,唯有勤勞的小蜜蜂肯平心靜氣為平平無奇的似花非花來徘徊來探索.


公園雖然比不上郊野的脫俗自然,但山水格局,五花八門,亦有可觀之處,尤其帶來了相機,對於尋花問柳,招蜂引蝶都容易得多.誰不知又機不逢時,當我準備為開得璀璨的白玉蘭和紫玉蘭拍攝的時候,公園幾位管理的竟向我包抄驅趕,為了加強滅蚊,殺蟲劑噴的如漫天春霧,夾雜一陣陣濃烈的肥田料花生麩氣味.


公園一處不算隱蔽的地方,發覺一對十分年紀的男女正在忘我地擁吻,我一個急停步,腦筋轉數加速,衡量應否經過. 若使經過必定打草驚蛇,又不想走回頭路,若果他們是青少年,我便會毫不猶疑眼打鴛鴦,但眼前大家都是有歲數的人,我得尊重和欣慰,熱情如火又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問題自己拿着一支長鏡頭,只怕引起誤會或者尷尬. 看他們仍舊膠著狀態,一點沒打算暫停的跡象,心想植物春天發芽,枯木逢春動物發情也天經地義,於是把心一橫不徐不疾若無其事向前行,好讓他們趁機喘息一下,經過之後也好再接再厲.


今季的二胡班有一舊同學離開,有兩位新同學加入,人數增加了.老師派的新曲有四大景花六板.為了解更多關於這兩個曲目,網上搜尋得知花六板是江南絲竹,而四大景是漢族古琴曲,但流傳下來曲譜僅春景一段,對其餘的資料則不甚了了,反而無意之中聽到了一首悅耳的田園春色似曾相識,原來是一年前已經學過的,這大好的田園春色竟讓我荒廢了.


看見路邊上有婦人擺紙錢打小人,醒起驚蟄已經到來.看到幾隻細小紙老虎擺地上,心裡一嗝噔,除了打小人之外,有沒有打小貓呢.


我家附近有一個街市,不少檔主都喜歡養貓.凡養貓的我都喜歡幫襯.忽然就想起所見的全都是大貓,那小貓都那裡去了, 令人費解又擔心.


談起貓來又想起一段逸事,頗成功感. 售賣香燭的紙札舖門前伏着一隻貓,碰巧經過便向他喵了一聲打個招呼,他聽懂我聲音的魅力便立即站起來,想向我親近,但礙於頸項被套了鍊子無法接觸,我趕緊趨前蹲下來給他撫摸. 店內只兩個小女孩向我嘻嘻笑.


女店主不久回來,提醒我這貓很兇惡,前天還把人的手咬得流血,令她十分抱歉. 我想得買點什麼的,否則玩了這麼久,搞搞震沒幫襯還真過意不去.忽然間想起前不久在一個喪禮的晚上學摺一種紙蓮花而學不成,無論教的人如何詳細和慢動作,很多人包括我就是學不會.問店主可會摺,她不置可否說網上都能查找,又解說金銀紙的許多不同品質,大小,參雜,機印和手工的種類,至令不同店鋪售價的出入,最後為我推薦了一款容易摺成的金銀紙.

互聯網果然厲害,居然上載有各式各樣不同的金銀紙摺法,令我意想不到.經過一番琢磨,一兩晚的反覆實習,我終於成功了.我也發放了成功的訊息,特別經過紙札鋪向店主致意.

望着貓貓頸項上的鍊子,外面的世界雖然紛紛擾攘,他始終保持着一份優雅和安詳,覺得有時候給自己心靈上一點點枷鎖或者羈絆,也是一份恬靜和幸福.



野外的蜜蜂和蝴蝶





公園內的紫玉蘭白玉蘭






街市和附近的貓. 白天曬太陽, 晚上照燈亮.



又唔俾我四圍走,又唔俾我飲啤酒,自己顧住刨馬經,又唔睇實個檔口.



睇吓佢買邊幾隻先



佢又唔理我,我又唔理佢,相嗌唔好口,各有各夢遊.



我不善詞令,但我好文靜.



咪當我薯仔,我有板你睇.



最多係隻眼開隻眼閉



紙札舖門前的 貓兒志在四方,但我見識淺,因為有條鍊. 



摺成功的紙蓮花




摺不好的紙改摺小銀錠,即學即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