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4日星期四

向之所欣以之興懷

喜歡攝影與不大喜歡攝影的朋友都談及近年每年一度的維園花展,隨着他們的煽情,我終於攜了照相機,走入人潮裡,雖然心裡嘀咕着花展人多擠迫,天陰密雲驟雨,何苦來尤.


說實在,參觀花展的,那個不攝影,不論年紀,不分男女,人手一機,不是照相機就是手機,遠攝近拍,合照自拍,嚴肅的多,笑容的少.取景的多,賞花的少.


我帶來了一枝長鏡提在手裡,與擠迫的人保持距離,以遠觀為主,能拍則拍,可惜心定手不定,拍出來的大都鬆郁朦,看起來是多此一舉了.


心有不甘,隔了一天去了人跡稀疏的西貢獅子會郊野公園,花兒或凋零或未開,但一點都不覺得失落,空氣清新,草香撲鼻.當天帶的微焦鏡讓我對花草樹木像貓兒狗兒般哄哄嗅嗅.本以為尋春不見春,然而泥土的濕氣,嫩綠新芽就在眼前,內心這份愉悅是絕非維園花展能提供的.


這兩天都是感受的多,拍得出來的少,我檢着些湊合湊合,大家得將就將就就是了.





參觀維園花展當天雖然天色陰暗,但的確很多花樣充滿色彩.我是個好顏色之徒,不喜歡黑白.










原來好色之徒不單只我,還有許多許多,看來越年長越好此道. 除了蜜蜂,我們人類也是一窩一窩的.



為了襯托花之招展,擺設也豐富起來,其中這圍棋最吸引我. 記得當時想到圍棋人機大戰,谷歌的亞花狗(AlphaGo)出人意表輕而易舉便擊倒棋王李世石,亞執我當然無話可說,但如果谷歌出來個亞花貓,想我還是可以放手一搏為人類爭光的.





在西貢獅子會用的微焦鏡,有陣子是無用武之機. 比如小鳥在遠方就顯得力不從心了.



小蟋蟀雖然較接近,但在水中央也令人鞭長莫及.



選擇靠近自己的來拍攝,小花也大張起來,雖然也都朦朧了一點.





本以為它是蜜蜂,但眼睛大大的該是蒼蠅吧,莫非蒼蠅也採花蜜.



更奇怪的是除了蒼蠅之外,連蚊子也採起花蜜來. 原本就對它們絕不好感,倘若在家裡發現我會毫不留情的出手廢了它們,可今天這大好環境之下,大家同享大自然就另當別論,放它一馬.然而出乎意料它們倆竟為了一花之地一言不合便大打出手,結果當然成則為王敗則出走.試問今時今日有誰個不害怕白紋伊蚊呢.






打從明天開始連續四天假期,復活節因受難節而來,本是一個讓人靜思感懷的時節.我沒有這方面的信仰,近年來也極少趁假期外出,然而這幾天將背道而馳,出門數天,體驗這時候繁忙的出入境和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