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8日星期日

一時忘不了的影像

近日群裡傳來的影像其中兩個令我深印腦海難以忘懷,加以初七人日那天,養了好一段時間的魚兒小王子往生了,把它撈起來處理的一幕,還有上星期出席喪禮的一些畫面等等,連日來都來去迴盪,揮之不去,即便這幾天突如其來復發的耳水不平也不例外,每當起床卧床時天旋地轉,很多動物就如旋轉木馬,高低起伏,作嘔作悶,經過一輪才能穩定下來.


傳來的影像其一是數以百計的群猴打鬥的錄像,兩幫在高低的坡地上成一陣線,敵進我退,敵退我進瘋狂般嘶叫咬扯,當其中一隻收腳不住,被扯至敵陣,便遭群猴覆沒撕咬,驚心動魄. 另一估計是報章副刊的照片和文字,描繪兩只鵝的生離死別,讀了頓感眼紅鼻酸.


我把魚缸洗刷乾淨,先後在旺角金魚街買了新的小魚,雖然不知名字,但專挑漂亮和喜氣洋洋的買,買了之後才記下它們的名字,原來是不難的.


也有一段時間沒正正經經拿相機拍攝了,特意找些花鳥魚蟲,希望拍出好些來取代腦海那些陰影.



「與君吻離別,相送到村口.夕陽長身影,從此各天涯.




窗外的樹只剩下光禿禿的樹枝



但見一只紅耳鵯



看另一面窗,發現一只陌生從未見過的藍色的鳥.



近日經常聽見這些長尾巴的大鳥呱呱叫,可能是大鳥的小鳥,都是藍顏色的.




這是我私家的一小幅,綠草如茵比大球場還要漂亮.




是去年野外郊遊時從溪邊摘一小塊移植過來的



前天晚上電視播放少年PI奇幻漂流,開始的時候很多動物逐一出現,後來畫面轉到海上,因為身體不適,不及看完整部電影就睡覺了,雖則暈眩,但我決定把魚缸內新買的小魚介紹出來.



不知是否因尾部紅色所以稱為紅蓮燈



尾巴似孔雀而且藍色所以稱為藍孔雀




尾巴似孔雀而且黃色所以稱為黃孔雀




它叫米奇也是因為魚尾巴有米奇的頭像




全紅色的稱紅劍,但它紅白兩顏色故稱紅白劍.名稱雖然不因尾部,記之亦不難,我想紅綫女+白雪仙+任劍輝可也.





在谷歌儲存的相簿時有驚喜,近日不知有意抑或巧合,柬埔寨旅遊時的兩張照片被放在一起說故事,挺逗.博友彼得鵝從皇宮七女僕一張以為我會幻想做皇帝,每晚太監來問我揭誰的牌來侍寢. 我感到恐怖這是七位僧人的化身,他們可化身為紅蓮燈,又隨時可變身紅蘋果蝸牛,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