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0日星期六

思緒紛紛欠目標

接連下了幾天雨,終於得見陽光,可晴天不多久又陰天,驟雨又來,日子總是這樣子過的,這才是正常的日子.

這天到公園去,也攜帶了長鏡頭,為的心裡好平衡一下不同鏡頭的使用.長鏡頭的好處是可在稍遠的地方靜觀拍攝.然而有時候呆呆的靜待會胡思亂想.


這一只鵲鴝一動不動,令我想起一位網友寫的「深秋立樓頭」.於是輕聲細問:鵲兄你的女友….. ! 原來如此 ….. 大勢所趨



鳥為悅己者容,得保濕呀.




不用再問了,紅耳鵯面對同樣的問題,伴侶都保濕去了.




電視常有廣告,我喜歡看一位韓國女星拍攝有關保濕化妝品,打聽得這位女星叫全智賢,沒經過整容的.其實都與我無關,只因她拍過的一部電影叫「我的野蠻女友」.電影也無關,因為沒有看過,有關的是電影的主題曲旋律十分動聽,雖然不明白歌詞的內容,然而歌聲幽怨,情意綿綿,如泣如訴,哀而不傷.肯定我唱不出來.




凡是美容的用品就是化妝品,男女皆宜,小至牙膏或者肥皂,大至我近日試用的標榜德國最新髮現工程的洗頭水,據稱可延續頭髮根生長,預防脫髮.




還有一樣不知是什麼東西,旅遊時在米蘭買的.當時各自選購,只知它是男士用品,用水濕了刮鬍子之後用的,至於如何用法及什麼好處就不懂了.好像是二歐元就買了.現在每當我剃鬚之後,便用水沖洗這塊東西,然後用它來按摩刮過鬍子的地方,感覺有點像水濕了傷口的刺痛,但過後感覺這部份的皮膚特別緊緊和嫩滑,一種被虐的痛快.不知自己的所作所為是心理作用還是滑稽無聊.




也許老人家的耐性是較為持久的,看這一只蒼鷺不動聲色的站了好長一段時間,我亦遠遠伴着它站了好長一段時間,最後見它成功捕獲一粒小魚,真可謂粒粒皆辛苦.像這樣子“守草待魚毛”讓我想起另一網友提及的守株待兔,再想,自己不也“守株待鷺”嗎?





因為蝶不成拍,最終還得“守花待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