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2日星期六

微距

這個星期不少時間都想着微距的問題,正確一點的說法是買一支微焦鏡的考慮.

自從網友給我燃點着用微距來拍攝的念頭之後,一下子便野火在春風之下燒草一般興趣起來,時明時滅.網上查看資料,不同意見,越是聽取多了,內心熾熱又令冷卻了的焦炭死灰復燃.可考慮的因素太多了;有實際需要嗎?那個品牌?價比因素?長焦距還是短焦距?對焦容易抑或困難?目前機身的設備和將來升級等等,這都是從來不知道要面對的.一石激起千層浪,總得三思而後行呀,必須冷靜下來.

不去想它的方法是想別的事情,思想混雜素來是我的強項,就連打太極時也不專心.游泳比較好,別人看不出你心不在焉.這時候確實想到三位朋友,從前距今多麼遠,近日竟一一重現眼前.

與一位要好的小學同學聯絡上,就在一個下午相約游泳,他為我改進游泳技術,實在來之不易,得益匪淺.游泳後到他家裡,窗外遠山雲霧繚繞,細雨紛飛,同學仔拿出月餅和水果,一邊暢談升學舊事,一邊預早慶祝中秋.總覺得這樣的天氣和月餅兩樣最令人懷舊思遠.

八零年代一位舊同事已經移居美國,每逢過年必通電話,閒扯一番.每次回港都來我家探望,協助幫忙.記得當年同一部門不同組別,似乎大家都很不得意,印象最深刻的一次是自己都說不清別人是怎麼讓自己難堪的,他笑着寫給我一張紙條:「承恩不在貌,教妾若為容」.今天彼此嘻嘻哈哈,心照不宣.

這舊同事對任何機都很有天分,打從音響電器,電視汽車,電話相機,從新舊資訊到廠牌特殊全都熟諳了然.這次回來替我換上幾枚他說香港買不到,只有他在美國才能找到的燈泡,也是他讓我冷靜下來,思考一下當下擁有的相機已經具備了微焦拍攝的功能,還必要另外購置一支專門拍攝微焦的鏡頭嗎.

90年代初,另外一位舊同事即是近日帶領我晨運的K君,溫文爾雅,我想起搬進新辦公室時的種種,因常請教他電腦上的問題稱他老師.老師上星期與我再次步行港島,有別於前兩次晨運時用手機拍攝,這次帶了小相機,不意遇上許多貓咪,拍攝了不少.一想到拍攝,微焦鏡頭的考量又出來了.


舊同事前兩天已經返回美國,我特意用小相機的微焦功能拍了很多魚缸內的紅蘋果蝸牛細看.昨天專門前往相機店買了一塊濾鏡,趁機看店員推荐的一具微焦鏡頭,試玩了一番,躍動的心又烘烘起來.


小學同學家裡吃月餅,看細雨雲霧.往事如煙,仿如昨天.



舊同事美國回來,他和我逛鴨寮街,他進店內尋找零件,我被街上四個“小生”吸引.二胡合奏剛剛完畢,才發現這裡有二胡零售,名師教學報名.



幾張用小相機的小花功能拍攝的照片,魚缸內之紅蘋果蝸牛和一條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