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7日星期二

人狗情未了

出遠門的時候總喜歡預備一本書隨身攜帶,這使得候機,候舟車的時間容易打發,尤其遇著突發的阻滯或延誤時,拿出書本,自己可以平心靜氣,隨遇而安.

下面是一部小說頁首的引子,覺得有趣和回甘,令我產生許多聯想.於是迫不及待把小說看完了,得重新挑另一本上路.把引子抄錄下來,搬字過紙,有點過意不去,於是拍了些照片湊合一起,只狗不貓,也算是出點點力,緩和些許忐忑.

一位老人帶着愛犬行走在鄉間小路,看着沿路的風景,突然間,老人意識到自己已經離開了人世.他不知道這條路通往何方,只是茫然地向前走着.走了一段路程,只見前面高聳着大理石的圍牆,圍牆的中間是流光溢彩的拱門,上面裝飾着各種珠寶,門前的道路由金磚舖就.老人興奮不已,他想自己終於到了天堂.他帶着狗走到門前,遇到了看門人.
“請問,這裡是天堂嗎?”老人問道.
“是的,先生.”看門人回答.
“太好了,裡面一定有水喝吧?我們已經趕了很遠的路.”
“當然有,進來吧,我馬上給你水.”看門人緩慢地推開大門.
“我的朋友可以一起進來嗎?”老人指着狗問.
“對不起,我們這裡不允許寵物進入.”
老人沉默了一會兒,想到這條狗多年來對自己的忠誠,不能這樣扔下它.他謝過看門人,離開“天堂”,帶着狗繼續前進.長途跋涉之後,老人看到路邊有一扇破爛的木門,通向木門的是坑坑洼洼的土路.老人帶着狗過去,看見一個人在樹下看書.“打擾一下,”老人對看書人說,“請問,你這裡有水喝嗎?我們很渴.”
“當然,那邊有水龍頭,你可以喝個痛快.”看書人指着門內說.
“我的朋友可以進去嗎?”老人指着自己的狗問.
“歡迎.”看書人說.
老人帶着狗進了大門,老式的水龍頭旁邊有一只碗.老人先用碗盛了滿滿一碗水,讓狗喝個痛快,然後又重新加滿,自己也喝了個夠.他們滿足地離開水龍頭,回到看書人的旁邊.“這是什麼地方?”老人問.
“這裡是天堂.”看書人回答.
“呃,這可奇怪了,這一點也不像啊,而且我們剛路過天堂.”
“你說的是那個黃金舖地,有漂亮的拱門的地方嗎?”
“對,那裡非常漂亮.”
“告訴你吧,那是地獄.”
“原來這樣,你為什麼不介意他們盜用天堂的名義呢?”
“當然不,他們為我們省了很多時間,替我們把那些為了自己的利益而扔掉自己良心和原則的人都挑走了.”


(摘自《環球時報》2005年8月19日20版,侯松編譯.

















……….慢點




理解同情呀..  


可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