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星期六

糾結與忐忑

一個炎炎的午後,獨自發呆,心中糾結,想到糾結這兩字,便想到遠方常用這詞兒的十狼,希望他快將好起來.

東邊的窗外是一片斜坡,數年前做了加固工程之後,還進行了綠化,春天來時,可見杜鵑花,夏天來時,滿目蒼翠.年前發現了一枝樹苗迅速生長,我很希望它是一株影樹,將來變得紅花染染的鳳凰木,多年的期盼果真願望達成.

公路上看見的鳳凰木已開始吐豔,青翠的嫩葉被伸出來紅彤彤的花一叢一叢的掩蓋.忽然注意到我窗外的鳳凰木也開始長出花來,樹雖然幼小,花雖然疏落,但足令我平淡中帶來喜悅.



近日不大喜歡看新聞,前天偶然看了,依然是那些令人沮喪的事情.佔中之後有仍舊霸佔道路的,而且除帳篷之外,還變本加厲搭建木屋,政府沒有部門來執法,無為而治,不了了之,有持不同意見的組織遊行抗議,雙方對罵,所謂民主和真普選就如此這般的僭建起來.

另一則新聞是一所大學委任新校長,學生們吵鬧謂徵詢他們的時間倉促和不足,要求推遲押後,看着這群未來的棟樑,怎不令人呆若木貓,啞口無言.有時候真懷疑自己除了糊里糊塗之外,是否已經跟不上時代.

上星期回鄉探親,很多回憶投影入眼簾,數年間,又見家鄉長速進步,反觀香港,事事令人慨嘆.





天空之下臨近樹頂,有兩隻麻鷹在盤旋,情況在這裡比較罕見,趕忙拿取照相機,來不及多拍一兩張已飛走了.



今早又遇見那位很有禮貌負責清潔的亞姨,她今天稱呼我馮先生早晨,記得她上次稱我何先生,又一次王先生,總之面帶笑容,只是含糊不清,我樂得接受,笑容加倍奉還.其實什麼先生都無所謂,如果給她說對了可能更令我不知所措.

魚缸壁上常生出綠色青苔,不知魚兒喜歡不喜歡,我就不喜歡了.近日買了一小瓶除藻劑,不發呆了,立即動手清理魚缸及濾水器,並加入數滴入水中,希望得以改善.


朋友送給我很多小蝸牛,名字很好聽,稱為紅蘋果蝸牛,可作龜糧或魚糧,這令我十分忐忑,考慮了很久,先放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