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日星期六

世事紛紛回憶片片

這星期郊遊遠足,由北潭坳經東心淇至黃石碼頭,其間想到很多近日發生的新聞事件,腳步似乎也不很暢順.上下東心淇時山路崎嶇,枝蔓叢生,不時讓無形的蛛網攔阻,得步步為營.看蝴蝶和蜘蛛各自為生命忙碌,和人類沒有兩樣.

近日的新聞主要環繞2017年的特首選舉方案,政府官員和支持者大力推動,和反對派大力推翻勢不兩立,看來進一步撕裂,無可避免.世事無常,正當厭倦政客議員們的嘴臉的時候,忽然間又發生幾件大新聞,遮掩一下政改的爭拗,牽引出兩三件觸目的不幸;慈雲山車房大爆炸,西貢清水灣道入屋行劫及綁架案,與尼泊爾8.1級大地震連日來成了主題新聞.在電視機前看到加德滿都的一些情況,使我回憶起過往某些零碎的片段.

九零年代初期,距今二十年有多了,那時候由於工作關係,曾經先後兩次到當地進行甄選和招聘.從一個比較陌生的國度,出發前特意買了一本旅遊書,可沒有看成便出發了.

第一次出行很順利,由於有當地勞務公司負責人隨行,出入境都很順暢.第二次沒有陪同,入境時遇上不必要的麻煩,我被帶至旁邊一小室等候,我想是像當年入境菲律賓一樣,沒有在簽證的頁裡夾附鈔票而引至不必要的阻滯.當時我處之泰然,拿出隨身攜帶的書本閱讀,過不了多久便叫我離開了.

面試在居住的酒店舉行,參加的人都很整齊,其中有兩三人顯得有點疲倦,原來前一晚通宵步行了十多小時來見面的,令我動容.

這一天的面試接近尾聲,外面霹靂啪啦的響亮起來,往窗外看時,很大顆的冰粒打落屋頂和地上,是我首次見着的天文景象,大的有如乒乓球,小的像玻璃珠子,很想到外面檢一兩枚看,似乎又不太合適而作罷.

走在橫街小巷,磚木結構的兩三層樓,昏昏沉沉,沒生意生趣.回想起來,是多麼寧靜純粹,與世無爭.

感覺尼泊爾的男性都具有結實的體格,從沒見過臃腫肥胖的體形,很多女性前額都有紅點,據說是驅污除穢的.往寺廟外圍參觀,感覺很神秘,屋瓦簷前都鐫滿性愛圖像器官姿勢等雕塑.其中一道以血祭聞名的寺廟,從遠處已看到羊血染紅了長長的石板,有點怕人.

山區的空氣極之清新,感覺是甜的.回程途中,前面的巴士走得很慢,雖然看不見車廂內的情形,想必是十分擁擠的了,巴士的周圍和車頂都黏貼着很多乘客,情況就像某個蜂蜜的牌子,蜜蜂圍攏像鬍子,超載是肯定的.他們面露笑容不時向我們揮手,樂天的性格,的的確確.


離開加德滿都,飛機不斷爬升,高山上的農民清晰可見,天空廣闊,就好像他們的處世態度.


「咱們的生活環境也還過得去」.



蜘蛛為兩餐就得形役了





這麼大的草菇不知有毒無毒



這樣隱隱的竹節蟲不知是為了捕食抑或免於被捕



蝴蝶也需要保護色



這一隻藝高胆大,喜歡表現自己.



這一對璀璨忘我,傳宗接代,生命多姿采.



面貌隱約,既喜且憂.



事關背負着一如風帆的大翅膀



海邊的亂石像災變的加德滿都



回望剛才沉思的燈塔,平靜的心湖上彷彿隱藏著一根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