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3日星期一

絲絲的煩惱

以往清明前後都是木棉盛開的季節,不過近年來天氣回暖得早,很多種類的花都比往昔提早綻放,而且一年比一年早.

三月底的氣溫將近三十攝氏度,滿以為今年夏天又提早來臨,誰不知一個東北季候風突然南下,使接連的數天溫度又降回二十度以下,只要一個不小心身體又出現狀況,診所的求診人士馬上多起來.

前天一整天的陰霾,淅淅瀝瀝的小雨由早到晚下過不停,忽然間想到要將不短的頭髮修剪一下,於是冒雨前往剪短.理髮師不是慣常的那位,各方面的速度都較以往的快,沒有刻意做作修飾,但又感覺有點寒意和隨意.更糟的是回家之後,左看右看都不稱心,橫看成蛋糕,側看像鳥巢,心情沒處着落.

今年也拍攝過木棉,是見過多人拍攝之後前往的,下着毛毛細雨的環境之下,一個人比較心靜.但打開照片來看,可觀性的少之又少.

身邊的魚缸那一尾漂亮而凶惡的小王子吸引了我,它昨天又把另一同伴卸了,我才把那第二凶惡的屍體處理掉,現在朋友送的七尾魚只有它剩下來,自己買來不同顏色的兩條躲躲藏藏總共三條,心想這種魚的性格喜歡以大欺小,以強凌弱,就不能快快樂樂生活在一起,非要鬥過你死我活不可.

昨天放晴,陽光普照,妹子提議在重新修好的墳頭附近栽種樹苗,這是清明節前已經想好的.昨天種了一株扁柏,一株白蘭,連同早前栽種的一株柚子共三株植物,雖然很辛苦才能把頑固的草根挖除,但完成了種植,心情很舒暢,連頭髮也不再覺得怎麼難看.


今天的風很大,窗外的樹不時搖曳,一對噪鵑和數隻紅嘴椋鳥聒噪不停,又不停下來讓我拍攝,令人煩悶,兩只斑鳩雖然沒叫出一點聲音,但翅膀拍動得厲害,情緒似乎不安.看着雜草叢生的斜坡,雜亂無章的樹葉,忽又覺得與自己的頭髮有關,看不順眼又死灰復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