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14日星期六

霧裡看花

昨夜又作了兩個夢,都十分不現實,本來就是夢一場,不必當真.

第一個夢的情節比較複雜;抗戰時期,我在敵人囚禁之下死裡逃生,殺出重圍,還擊斃了數名敵人,過程曲折.簡而言之,是個落荒而逃的英雄,後來過着隱居的生活.

另一夢比較簡單,然而思想較為複雜;報章贈送讀者一套西服,我遲遲未有收到於是電話查詢,查詢不久很快便收到了.正當我寫信想表揚接待查詢的部門,和抱怨送出部門的延誤時,忽然打住了,我懷疑查詢的部門敷衍了事,沒可能在查詢後立即便收到西服,興許要送的讀者很多,送出的部門辛勤趕辦才值得表揚.我就在兩種情況的猶疑考量之下迷糊.


近日兩次到野外郊遊,都遇上細雨茸茸,煙霧淒迷的景象.由於路途上特別濕滑,走來得格外小心,本以為看得見的隱隱約約,以為忽略了的却清清楚楚,霧裡看花,着實令人陶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