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7日星期六

春日閑想

人說春天是熱鬧的,節日多,氣氛好.

香港的市花是洋紫荊,走在路上,不難看見紅白粉紫顏色在怒放,令我聯想到一句宋詞『紅杏枝頭春意鬧』.色彩雖然不鮮豔,形態也不很奪目,但勝在燦爛熱鬧,飄落繽紛,看著目眩神迷,充滿想像.




春天也令我煩擾,肩膀,手腳,痛楚不時,這兒剛好那又發作,無情白事的走來,又無緣無故的消失,而且痛楚會得走動,近日情況多了,讓我知道你只需貼上骨痛膏藥,不時拍打,痛楚便會減輕,或消失,或轉移,當然或會重現.至於拍打之處很隨意,你自然會找到應拍打的地方.在路上買了一個多用途搥子,據稱可促進血液循環,搥打達到刮痧和針灸之療效.




今年的春節沒再買蘭花,為的恐怕春節過後捨不得丟棄又栽種過來,可喜的往年有兩盆今天長出花芽,雖然趕不上春節,但我已經很滿足.今回春節首次買了一盆柑橘,果實纍纍,元宵前後開始落葉,正在考慮如何處理這一果實和盆栽,發覺這比一盆蘭花還傷腦筋.




割水仙頭也是近年來的動作,去年刻意把兩個留在春節之後,心理覺着有趣和珍惜,人無我有.前星期又把兩個水仙頭浸割,時間上好像晚了許多,今又發覺它鬱鬱寡歡,似對我說還是喜歡熱鬧,和別的水仙共同進退,使我有點兒不好面對.




本地流感肆虐,因此而發病死亡的人數不斷攀升,比較從前的“沙士”死亡人數還要多.記得那些年家裡到處擺放洋蔥,既安心,又美觀.近日買來兩只,壞了一只,剩下一只開始長葉,又買來一只新的,與剛巧朋友送來自家栽種的紅椰菜,涼拌吃掉,覺得很完美.




吃掉的還有“鼠耳”(細小的木耳),早前買不到,被售貨的亞姨說“貓耳”即是“鼠耳”,竟糊里糊塗的相信,今回在別處買來的真“鼠耳”,口感吃來較好,說不上較好在那裡,但終於看清楚形狀上的分別,“鼠耳”真的像米奇.剛拍了“鼠耳”時,看見電視屏幕出現了這位人物,好像是前蘇聯的一位將軍,也順便拍攝下來.





提起老鼠就聯想到貓.近日遇上的貓大都不願意讓我拍照,從前拿出小相機時它們都很樂意上鏡的,也許用小相機時眼明手快,貓咪欠缺耐性也應付得,最怕你拿出手機拍攝,它很快就躲起來.日前遇上這小老虎倒有點例外,盡量以進為退,盤繞你足不停,極之黐纏,讓你無法對焦.貓毛豐厚和柔軟.



春節前在服裝店看見一件紅色外套,喜歡內裡的毛茸茸,像貓兒柔軟,雖數百元,但穿起來真像一封“利士”,沒買.春節後遇上季後減價,只百餘元,結果買了灰顏色的,像一只大白兔.這些天乍暖還寒,睡覺也鋪身上,挺舒服.


春雨綿綿,淅瀝不斷,窗外一雙鳥兒就躲不過去,毛衣濕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