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8日星期六

不平衡



近日在一份報章副刊讀到一篇短文,內容談及四種境界,我覺得很好,令我思考身邊幾個故事.

故事之一: 十狼是個情感豐富的好人,外溫內熱,可惜常犯憂鬱病,病發時安眠藥當飯吃,閉關自守.小盤友在不幸環境長大,是個問題少年.小奇,是十狼的干兒子,一度的好朋友.

春節,十狼答應朋友徵詢,雖知環境惡劣,然應許與小盤友共渡數天.二人電話與短訊直接交流,但每有不稱心和氣結.會晤當天,小盤友約好在火車站等候,十郎乘飛機再轉火車會面,不幸飛機晚點,言語氣氛又憤然失當,相聚告吹了.

小奇得知十狼一人異地獨處,馬上設法趕來相處.公司頻催上班,他謊稱在老家,離家又謊稱上班.碰巧十狼憂鬱病發,免強應酬,K歌電影,訪館遊園,然而氣氛冷淡,壓力充填,不容易的見面使兩個熟悉的陌生人默然不語,聚而不歡.

故事之二: 小學同學甲,乙二人都是班中具影響力的風雲同學,甲盡心盡力,出錢出力為六十周年校慶團結一班小同學參加.乙在某方面和甲出現問題,說忍無可忍,深思熟慮之下,斷然拒絕參加同學們難得的相聚,百般規勸不足以平息內心的委屈.群組留言毫不掩飾忿忿不平.

在事過境遷一段日子後,甲近日在群組內講人自講,惋惜童真的失落,慨嘆耆真的抬頭,數十載的情誼在網絡上各自表述,就像撫摸着古董花瓶上一道淡淡的裂痕.

黯然的故事說完了.年初三倉促之下看了一部電影“推拿”,因只剩下最前一行,或者第二行最靠左或最靠右的座位,我選擇了最靠左的.這電影是講述一班失明人士的想法,他們按摩師的生活.電影被列為三級,我想不因是性愛鏡頭,而是血腥的自殘畫面.

“推拿”經常令我聯想到若干年前的“推手”,都是國語片.“推手”講述一位處處為人設想的長者,移民美國之後的生活與無奈,但沒有“推拿”的灰暗.

新年之前我曾經歷一個小小的意外,引發至今天的耳石不平衡,時有天旋地轉,腳步虛浮的感覺.坐第二行最左的位子看了近兩小時的電影,畫面上有着半盲的朦朧和黑暗,性愛情感的抖動,使我暈眩和胸悶,不得不垂首閉目,壓抑嘔吐.

我的理解能力和分析能力一向不好,近日連記憶力也每況愈下.言歸正傳,現在轉載一則智慧語錄,本篇起首時提及的短文“四種境界”:

少年問智者:「如何才能自己愉快,也能帶給別人快樂?」智者說:「有四種境界,你可細細體會:首先,要把自己當成別人,此是『無我』;再之,要把別人當成自己,這是『慈悲』;而後,要把別人當成別人,這是『智慧』;最後,要把自己當成自己,這是『自在』.」

把自己當成別人,那就不會事事以「我」為中心,只會謀求自己的利益,只會依個人的喜惡做事,結果一個朋友也沒有成為孤家寡人.把別人當成自己,就會推己及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成為一個「己飢己溺」的慈悲人.

把別人當成別人,就不會強要別人像自己,要別人依從你的模式做事.也不會把別人的麻煩都承擔在自己身上,即使親如子女,也要記取「兒孫自有兒孫福,莫為兒孫作馬牛」,免得吃力不討好.這就是智慧.


把自己當成自己,就可以量體裁衣,率性做人.不超越自己的能力去做大俠;不降低自己的水平去媚眾.就可以自自在在活出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