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3日星期五

蓮花與小王子

201511 日那天本想登高,但除夕睡得很晚,當天也起得不早,遂臨時變更了目的地,中午時分參觀了在荔枝角的饒宗頤文化館,一個從未涉足過的地方.

進館之後,東邊走走,西邊看看,茫無頭緒.很喜歡幾幅字畫,但看不明的很多.還是先坐在電視機前觀看了香港電台拍攝的「傑出華人系列」饒宗頤先生的介紹.疲乏的雙足得以歇息一會,又可看到更多饒先生的生平和治學的成就.

想必因為當天是公眾假期,原本這時候是沒有導賞安排的,卻臨時增加了導賞節目,除了講解這兒幾幅字畫,畫紙和畫筆若非被特別指點出來,一般參觀的人可能都忽視去了.講解包括這地方的歷史背景,建築的結構和風格,還有變遷和保育.

這樣一來就明白多了,原來文化館建築群分為上,中,下三區,當天我們只在下區參觀和在中區走動過,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下區一個小小的水池,配着一個風雅的名字「天光雲影」.上有零星幾枝蓮花,不落俗套.因剛才看到饒先生的巨型畫作「荷花四屏」極之奪目,導賞職員順而道出饒宗頤名字的由來.原來先生的父親極喜蓮花,周敦頤既有愛蓮說,盼望兒子繼志淤泥不染,中通外植,謙謙君子等等.

聽著這名字的由來,溫文爾雅,當日拍攝的蓮花也就加倍用心,結果不怎麼樣的花也自覺地漂亮起來.

紀念館沒有水機或飲料售賣的,離開之後在美孚新邨一間售賣龜苓膏的小店飲杯茶,多選擇有時比沒選擇更煩惱,可能當下還有幾聲咳的緣故,就接受了椰子煲鱷魚湯,好飲有益.







提起一個“魚”字,不得不提及家中的小王子.雖然它們屬於好勇鬥狠一族,但很有性格.朋友送給我的時候連着神仙魚的魚糧食,當這一種慣用的魚糧食吃完了,我買了不大相同但接近的一種,歐洲出品,並不便宜.它們起初並不接受,但過了兩三天都便受了.第二次買魚糧食之時,買來一種價廉的台灣出品,是店主推薦的,但今回小王子們堅決拒絕,不肯食住先.罷吃絕食之外,更加搞破壞,水榕盡咬破,還故意讓投放的魚糧食把魚缸水攪混濁.

連日來膠著狀態,看來非神仙的不吃.上星期在荃灣的水族店向店主請教,問小王子應該吃那種魚糧,店主推薦現在買了的一款,說營養豐富,價廉物美.我問他現在店裡的小王子是否也吃相同的一種,店主猛搖頭:店裡那麼多魚,都吃這麼好的怎樣經營呀.放心啦,吃這魚糧食,顏色鮮豔呀.

提到顏色,我問小王子都是黃色,游來游去像似霸佔道路上的雨傘,店主笑着說:有其他顏色,我這裡就有藍色.我聽了很奇怪,亦很高興,雖然自己一向的認為有缺失.我問黃色跟藍色放一起不怕打架嗎,他說雙方是同類魚,店裡的也是放在同一缸裡.結果,除了買魚糧食之外,我還買了兩尾藍色的.

一切如店主所說,藍色小王子如魚得水,黃色小王子起初如臨大敵,很快便如影隨形,我也就如釋重負了.

星雲大師曾經有如下一段說話:「有時,生活就是一種妥協,一種忍讓,一種遷就.並非所有的事情都適宜針鋒相對,鏗鏘有力.多彩的生活,既有陽光明媚,也有傾盆大雨.強硬有強硬的好處,忍讓有忍讓的優勢,任何時候,都需要我們審時度勢,適宜而為.妥協不一定全是懦弱,忍讓不一定就是無能,和為貴,有時,遷就忍讓也是一種智慧.」


呵呵!人呀,有時都不明白,何況是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