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25日星期六

隨想

上星期往深圳,趁機到書城走一趟,妻子希望我為她留意幾本書.逗留了約兩小時,除了得到幾本之外,還在影音區域選了一張唱片.

當時在現場播放的曲子很好聽,十分悅耳,但價錢不便宜,標示著185.初看時以為是85. 這是我往日的大概價錢,以為前面多印了1 字.店員說沒有印錯,這是正版AQ製作,另有HQ版的也很不錯,售125元.

回家途中,背包很重,車上人多又得站着,很累.想着這張唱盤的名字“心如刀割”會心微笑.因很久沒有買唱片,而且,能把悅耳悅目的帶回家,與妻子一同分享,心情就輕快了.

星期三晚上敲打電腦的時候,突然刮起一陣風,不多久便一陣大雨灑下來.妻子在本區附近與她的學友一起練習.滿以為是一陣短暫的雨,頃刻即過,沒想到它不斷的下,時大時小而已.想到妻子沒帶雨傘,於是前去接載,看看手機,耐心等待.在昏黃的街燈下,癡癡地看雨水打玻璃,默默地聽英文情歌,絲絲甜蜜湧上心頭,陣陣初戀的感覺始料不及.

忽然間想到這樣子的大雨,能把霸佔道路的戾氣沖走嗎.真的希望雨下得大一點,越大越好.想到這裡,浪漫的情懷便消失了.

星期四,感冒加深,妻子敦促我看大夫.到達慣常的診所,大夫因事早離開了.

有小學同學詢問上次在澳門拍攝的照片和錄像,希望取得留念.既不能在網上發送,唯有前往沖印店把照片沖印出來.經過平日人如潮湧,病人輪候至門外的診所,此刻見小貓三三兩兩,於是推門,入內求診.大夫檢查得很詳細,話說得很快,動作也快,來不及應對.藥很多,打針之外還有九款藥丸,兩種藥水.護士配藥說話的更快,話說得快又得重複,豈不是因快得慢.

吃了藥,昏昏欲睡,是晚頻頻上洗手間.第二天更覺虛無縹緲,腰痛僵硬不能彎,閉上眼睛作冥想狀,稍感舒適,但身體卻似不屬於這個地球.


適時,愛貓的朋友傳來一幅照片,十分喜愛.並說獲得智慧的方法有三:一是冥想,二是效法有智慧的人,三是經驗.然而我沒有經驗,兩只貓在冥想才讓我效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