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1日星期六

小學60周年校慶

六十年便一個甲子,我在澳門出生長大,在一所天主教小學就讀,從幼稚園,預備班,至小學畢業.那時代,好像還沒有強迫免費教育,有機會讀書升學不是絕對容易的事.小學生涯,不少的中途加入,更多的是中途離開,能夠小學畢業,後來又可走在一起,是緣分,也是一種福氣.

世道滄桑,六十年彈指即過,我們一班曾經一起長大受教育的孩子,乘母校六十周年校慶之便,經數位熱心的校友籌備,組織,讓我們同一届的同學在澳門歡聚兩天,感恩之餘,想到不久之前,一位熱心的同學病故,沒能置身盛會,亦感唏噓.

為了方便傳遞訊息和號召校友,我們在電話上成立了群組,一度沒有聯絡的同學,藉着這個平台,發照片懷舊,笑談話熱身.適逢普選特首爭議帶來佔領中環行為,有學生罷課佔領街頭運動,不同群組各抒己見,回應之聲不斷,電話響過不停,就在這般忐忑的氣氛之下,數天之前,出發澳門.同學們有不同時間出發的,有特意海外歸來的,此行相聚連同老師伉儷共二十餘人,不算多,也不算少.

澳門在1967發生暴動,我是1968年來的香港,今回香港有學生運動,此刻由港赴澳,有一種沒法的形容,似乎人生得在運動之中起伏跌宕,身不由己,心不自如.

今天,孩子們都年過花甲,與我一起出發的共七人,其中三人行動不大理想,船公司職員特別安排我們在方便位子.

澳門路窄人多,交通困難.在澳的同學預先安排好車輛接載.


大龍鳳


首先在大龍鳳茶樓午膳.餐後粵曲欣賞,同學主人伉儷為我等表演一曲,在座高手如雲,客人朋友都訝異夫婦倆的才華.


紅街市

第二節目是往「紅街市」採辦當天晚上的食物,同學們分頭選購蔬菜肉類,我和另一同學跟隨海鮮買辦,出力搬拿.但見紅燈之下,鮮活血紅如火,行人洶湧,人頭鑽動,名副其實這紅街市名堂.攜帶着廿餘人分量的魚,蝦,蟹,鮑魚,象拔蚌等等,心裡擔憂各人的功架虛實,各種材料的洗擦烹調.繼而買水果,買飲料,搬搬抬抬,熱熱鬧鬧.而在途中下車趕忙取乾冰時,同學忘了拉手掣,車往前移,我來不及冒汗,成了後車人不時笑話.


金像農場度假屋





第三節目是此行的高潮,進駐路環「金像農場」住宿,在營內打邊爐.
看著同學們手口不停,斬瓜切菜,炒蝦拆蟹.冷眼旁觀,兒時的氣氛,當年的面貌逐一浮現.有幫手取電拉燈,有協力搬桌圍爐,想想自己,無術無力,書生不是,得個講字,皓月當空,百無一用.

食物方面,也許懷念當年的胃口,忘了今天高齡的體態,預備的很多,然而大家都很努力,個人方面,喜歡清遠雞和鮮牛肉,印象深刻是醫生當大廚的辣椒醬煎蝦碌.水果有梨,蘋果,哈密瓜和柚子,還有遠道回來帶的有機芒果乾,新鮮無花果.飲料方面:水,檸檬茶,補抗力.酒類方面:XO,紅酒和啤酒.在如此高漲勢頭之下,你勸著我,我勸著你,很難獨善其身,滴酒不沾.

凌晨三時許,下過一場雨,清醒了一陣子.有護士同學下班趕來,帶上著名的山頂醫院“雲石”蛋糕.實話實說,睡眼惺忪也覺得好吃,名不虛傳.

約四時半上床休息,五時三刻醒來,本想周圍拍攝,無奈天還沒亮,只好續訪周公,將近七時被同學推門喚醒.按原本行程,七時半集合出發,步行前往早餐.


早上的農場







澳門的同學燊哥昨夜睡得少,喝得多,身體不適.看他嘔吐過後,腳步虛浮,拿着車匙的手在抖,本應硬著頭皮充當司機,接載行動不大方便的同學往早餐的地方,還好小鴨比我更熟練,擔起了這項工作.據說持香港駕駛執照者可在澳門駕駛十五天,反之亦然.

都覺得澳門的小店舖很自由和純樸,也許怕對別的客人招待不周,對我們應接不暇,所以謝絕了我們一大幫人.不吃早餐不打緊,反正不覺肚子餓.同學引來一輛中巴,我們在車上吃蛋糕,水果,燊哥則被送回家休息.


媽祖像


上午在路環參觀了一個名叫媽祖文化村的地方,因從來不知有這個去處,亂了次序,下山之後又重上參觀一個巨型漢白玉的媽祖雕像,基於對宗教的奇想,覺得媽祖的慈悲,與大埔觀音像,甚至歐洲耶穌山上的耶穌像如出一轍.

今天的“龍環葡韻”一帶是我們小學高年級時才有資格去的旅行地方,估計是基於安全理由,因那時候沒有橋樑,須要搭乘小渡輪前往,必先得到家長同意始能參加.有同學久沒至此,發覺環境變遷之大,忽視我們現在這身子骨兒,又真諷刺.

中午在路環竹灣酒店用餐,燊哥和幾位同學歸隊.我記憶力和表達能力都不理想,幫大家添單幾款湯,也掌握不好,越幫越忙.

餐後回母校參觀,途經大三巴牌坊,拍攝了大合照.

母校的面積比從前減少了很多,從前的小學和幼稚園校舍,今天變成了幾幢相連的住宅大廈,現時的校舍建築在原操場位置的上下.因為校慶,有從湖南過來的畫家作品展覽,並為學校畫畫百尺巨幅.校長帶領我們參觀,拍攝,在優異學生頒獎禮之後介紹了我們.臨時邀請我們代表說幾句.小橙大力推辭,最後由小麥作代表.勉勵同學們外語科技之餘,別忘中國文化.誰料校長鼓勵之下,學生們齊聲普通話,背誦「弟子規」.


學校的課室


校長說現時學校連著初中只一百餘學生,教職員百分之七十五是新同事,慶幸他們一班熱誠的團隊,群策群力.三人,五人都得開班,這在香港是不可能的.可想教育運作的不容易.

參觀教員室和休息室時,長廊之上有兩學生爭執,看來一個班長,另一個頑劣學生,有老師趕來規矩,見各人面上不知那兒放,我馬上離開,免得多方面尶尬.想到兒時的影子,年幼時的孫先生,夢裡出現過的弧形木樓梯,一時感觸,眼淚奪眶而出.


主教山下望


離開學校之後,走了一趟主教山,疲憊的同學都不願下車了.將近黃昏的陽光是拍攝的好時候,我趕上去看着職業攝影師為新婚人士取景,也拍了兩三張才離開.

雖說燊哥已然歸隊,但聲音不能開,幸好在旅遊塔茶座迎來另一位台灣歸來的同學小彬,健談程度與燊哥不相伯仲,也可能在台受到妻子及幾位千金的窒礙,一旦釋放出來,興奮程度尤有過之.

澳門回歸禮物展覽館因六時半關閉,沒能趕上參觀,隨即前往酒樓,歡度此行最後一個節目.這裡見到更多久違了的同學,還有當天從香港到來我們的張老師伉儷,大家爭相拍照.宴飲前之講話,老師致送親筆揮毫“如沐春風”給學校誌慶,校友會的捐贈.席間還有抽獎,兩位同桌同學分別抽得紅封包及32”吋電視機,更添喜氣.

曲終人散,幾位同學開車送我們至碼頭,互道珍重.船艙之內,高妹同學暈眩得厲害,嘔吐連連.我雖預先服了防治暈船的藥物,又含着冬薑,也於事無補,虛汗濕衫.船高船低,心頭起伏,結束了整整兩天的行程.

深宵回家,沐浴之後倒頭便睡,第二天依然虛無縹緲,醒了再睡,睡了再醒.沒看新聞兩三天,打開電視,狀況依然,實在沒有清醒的頭腦,消解對世間幻景的執着,沒有靈慧的悟性,化煩惱為菩提.只記得過去兩天,同學都盡心盡力,把最好的留給你.


朦朦朧朧之中,似聽背書之聲:……. ….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晤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趣捨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於所遇,暫得於已,快然自足,曾不知老之將至;及其所之既倦,情隨事遷,感慨系之矣.向之所欣,俯仰之間,已為陳跡,猶不能不以之興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