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13日星期六

光陰的故事

近日老想着與時間有關的事情,並非因為年老,而是眼前所見的牽連.

中秋已過,可一點涼快也感覺不到.早前妻子見我拍攝的月亮距離圓滿的狀態很大差異,擔心它趕不上中秋節圓形起來.大前天黃昏時登山看落日,見山上遺留著不少中秋過後的垃圾,地上有燒焦的痕跡.

忽然間烏雲驟至,迅雷不及掩耳,忽遠忽近,其中一只黑狗不曉得叫「黑妹」或「黑仔」怕是驚嚇了,落荒而逃.雨點灑落得很快,大家連同另外一只黑狗都躲進避雨亭,這時候,一位經常上山來的男人帶著一大包燒鴨,連着頭頸的趕上來,打算給黑妹和黑仔餵食,問其他人怎麼不見黑仔,都說給雷聲嚇跑了.黑仔不在,黑妹也沒吃餵食,狗輩尚且仗義,屠狗輩實在浪得虛名.他說「黑仔」前世是虧心事的人,今生轉世而來,強調這不是他的見解,是六祖惠能所說.天空聽了似乎也發笑,現出一陣子的彩虹.

可能內向的人較為低調,只喜歡少人或者無人之時才做運動,尤其是下雨天.原來蝸牛也是這樣子的,下山的時候就看見他們光著上身緩步慢跑.

粗略計算一下,我在現時的住處居住將近二十年了,對於四周環境,尤其窗外樹木都存著感情,去年一次外出之後回家,發覺窗外的樹枝很多都消失了,雖不至於肝腸寸斷,卻令人好一段日子耿耿於懷.上星期,窗外又傳來嘈雜聲,電鋸聲,又一整片的枝椏被砍伐掉,那是紅嘴椋鳥喜歡停留的地方,真個欲哭無淚,護花無力的痛.還好是另一方向,去年砍伐的附近,常有細小的「相思」雀盤桓.

有一段頗長時間沒接觸圍棋了,只偶然在網上看看新聞,打打棋譜.但知道後浪來得太快,新人取代舊人只一兩年,兩三年的事.昨天,兩年一度的浙江衢州爛柯杯,由兩位九十後決賽,結果有“少年石佛”稱號的范廷鈺執白中盤勝出,奪得冠軍.

無巧不成話,當我在櫃子尋找事物之時,觸摸到一紙包之物,打開時見兩個木製獎牌,其一是1986年香港圍棋協會主辦第一屆圍棋隊際賽,獎牌是亞軍 爛柯隊,下面刻印着連我在內共五人的姓名.看着這些名字,生生遙遠,想到王質遇仙,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的傳說,自亦有仿如隔世之感.


小區裡中秋節的燈飾都沒有帶來一點秋意,反而是地上不時的枯葉和清潔員為此而生的抱怨確認了秋天已經來臨.


只有一半的月亮放一角,看來便覺得圓滿.



烏雲驟至,風雲變色.



雨後瞬間彩虹



寶刀未老



蝸牛跑步









紅嘴椋鳥的舞台



樹藝師給它拆台






歌聲悅耳的相思雀









中秋節的燈飾






捎來秋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