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

酷熱中的南丫島

七月中天時暑熱,本不打算隨同伴郊遊,但知此行目的地為南丫島,覺得時間和路程都能應付,便來了興趣.更主要是很久沒再到此,極想重溫,遂決意火也好水也好都參加了.

為免錯過渡輪航班時間,寧可提早出門.經過路口一間麵包店,見一名女生拉著行李箱怱忙橫過馬路,店員追趕出來喊住,初時以為女生未付錢,後來方知錢付了,麵包沒拿.我定力好,沒笑出來.

進入地鐵站,由荃灣線轉乘香港線以便較快捷到達碼頭,沒想轉車時擺了烏龍,隨著人潮走,搭回到原站,白白浪費時間.心想笑人糊塗,報應馬上來.我定力好,沒笑出來.

多年前的秋天,小甥女曾在島的山上把玩我的照相機,她給我拍了一照,出奇地可用,於是便用作面書上的頭像,她如今長大了,死活不肯山行,何況烈日之下認為這等傻事.

記憶當中的島上,養貓的人很多,經過時或多或少都可拍攝幾幅,可惜碼頭附近錯過一只之後便再看不到其他了,大底酷熱之下,它們都不肯出來,躲貓貓去了.


島上兩方碼頭:榕樹灣及索罟灣.離開碼頭之後可沿著家樂徑來回,這次選的由榕樹灣起步,索罟灣離開.


維多利亞港收窄了,碼頭對面的九龍半島近在咫尺.



渡輪上不少人說普通話,相信是國內遊客,現時國內外很多旅客都會得西貢或離島等地方遊玩.



將近靠岸了.




榕樹灣碼頭一帶房屋. 



港燈南丫發電廠的三枝香似乎是南丫島的地標.



街道上 





洪聖爺灣泳灘,無論樹蔭下裝沙抑或陽光下之弄潮,一樣汗流浹背.





遇上一個團隊由索罟灣走往榕樹灣,與我們相反方向.



遠眺發電廠.





烈日當空,藍天白雲,如不防曬,容易頭暈.乍看來,前面一撮紅花.



休憩處避雨亭,旁邊一樹黃花. 



多年前我就坐在這塊石頭上,小甥女給我拍照.今天,同一的景緻,輕風拂面,我站在小樹旁邊,閉上眼睛,哼唱出梅艷芳的似水流年:
望著海一片 滿懷倦 無淚也無言 望著天一片 只感到情懷亂 我的心又似小木船 遠景不見 但仍向著前 誰在命裡主宰我 每天掙扎 人海裡面 心中感嘆 似水流年 不可以留住昨天 留下只有思念 一串串 永遠纏 浩瀚煙波裡我懷念 懷念往年 外貌早改變 處境都變 情懷未變



索罟灣的魚排在望



據說是頻婆果,果莢微微張開如眼睛,又稱為鳳眼果.





天空不少蜘蛛



留心細看,天羅地網



張揚太過,就成了紅耳鵯的點心.



呵呵!扮豬吃老虎嗎.



索罟灣一帶海邊,有多座大約十公尺闊,數十公尺深的岩洞,土名神風洞,據說二次大戰時日軍以該地為軍港,駐兵數千人,並欲將多艘快艇藏匿山洞內.若遇盟軍戰艦駛過,快艇即迅速襲擊,以求同歸於盡.但該計劃未及完成,戰爭已告結束.



泥灘 



榕樹灣和索罟灣都有一間天后廟,索罟灣這一廟內擺放着一條銀龍(白魚)的標本,雖然有不可拍攝的標示,但見室內昏暗無人,我又沒用閃光燈拍攝,一時放肆,沒做到不欺暗室,快手快腳,草草一張.



索罟灣碼頭附近不少海鮮酒家,午餐之後在碼頭候船,遠景大廈大概是香港仔深灣一帶. 



碼頭另一面



渡輪抵達了,紫薇星號. 



船邊的小魚兒比我們還要心急.



返抵中環碼頭,天橋上見別有雲天,再拍一張,結束行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