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12日星期六

誰之過

很奇怪,澳門回來之後不時有幾個畫面影像出現腦海,不是盧廉若公園的走地龜,便是那個雪糕球似的含苞待放的荷花和在茶文化館喜歡但沒買到的茶具,偶爾若隱若現,莫名其妙.

回來之後碰巧看了一套張藝謀電影“歸來”,有幾幕特別深刻印象,例如男主角彈鋼琴,讀信,及女兒重新和母親同住之後,在屋子裡再演舞姿,跳的白毛女女主角.畫面印象深,而更甚者是其中幾句對白,令我淚花;女兒愧對公親說後悔當年阻止他與母親見面,父親反而安慰女兒說當年逃跑出來對不起女兒.

無巧不成話,最近在電視機上看了一套外語片“塵夢家園”(House of sand and fog),看完之後,心有戚戚,與“歸來”別一般難當.

男主角一家人從伊朗來到美國生活,他是軍人,上校,為了家庭辛勤工作,地盤工,收銀員,勤懇不懈,義無反顧.女主角住在高地上一所可以看見遠山雲霧,碧海晚霞的獨立房屋,是她父親分期付款,三十年滿之後,遺下給兄妹二人的.電影開始時她一人獨居,家裡杯盤狼藉不經打掃,水龍頭在滴水,門口地板上堆積很多塵封的信件.母親致電要來探訪,她睡眼惺忪隱瞞着母親,丈夫已離她而去,自身困乏外出任清潔.然而惡運接踵而至,政府稅局人員,警官和清盤官員忽然掩至,因久欠稅款又從沒回應,於是有驅逐,查封,拍賣等一連串動作.

男主角喜歡房子的四周美景,有家鄉的遙思,且看出升值潛力,遂以積蓄投得.之後果然升值四倍.女主角經律師追究,雖然稅局出錯,但因事事過期,沒得回應,稅局只容許拍賣出的款項並只能勸導男主角退回,但男主角裝修小住之後打算以四倍價錢出售,拒不退還.其間協助女主角的警官婚姻失敗,拋妻棄子與女主角戀上,以個人身份警官欺壓軍官,本地欺壓外來,而遭軍官投訴.男主角一家人連太太及兒子宗教好人,先後善待受傷及失控尋死的女主角,並有意退還房屋.

故事圍繞著雙方護衛家園的痛苦,不斷的誤會和不幸,最終以難堪的悲劇收場.

另一畫面或許與我想的一套茶具有關.

看電視新聞,立法會議員鬧哄哄,其中一位更把將桌上物品,連玻璃杯也擲向特首,早年擲香蕉的,以他為首,領導潮流,其後有幾位青出於藍,投擲不甘後人.可能覺得必須掙回面子,故作驚人之舉,玻璃杯照掟可也,才顯得拋出來的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事件後來由警方處理調查,一向不喜歡這男主角說話尖刻賣弄口才,事發之後,居然在傳媒面前囂張,說雞毛之事交警方處理實屬小題大作.顯見男主角從沒易地而處的思維,試想讓事情放任下去,男主角沒應得教訓,日後豈不會飛鏢榴彈齊飛.

樹上小粒果實今年特別多,去年幾乎沒看見,相信像荔枝的收成一樣,隔年大造.但窗外的樹枝年初時被砍伐了不少,小鳥飛近的機會也就少了.幸好小果實的吸引又把它們迎來,可惜當遇上惡霸勢力,小鳥們也惶恐不敢久留.

惡霸





害怕



提防



鳥兒的荔枝


提起荔枝,我想起早前在羅湖商業城購買荔枝的情況.因上午到深圳時,視線被紅紅累累的荔枝吸引,已決定下午回港時買一點點.售賣荔枝的店子很多,就近處選購,其實我不懂得選,見兩種價錢的計有10元一斤及15元兩斤兩種,另一籮筐滿滿的沒標示價錢,以為也不過10元一斤,於是要了三斤分三袋裝好,哥一包,妹一包,我一包.付錢的時候說來自家鄉特好的品種20元一斤,共60元.雖然心裡不高興嘀嘀咕咕,還是扮作瀟灑地付了錢,免得取消不買時被指罵,更為盡快遠離他們的嘴臉.誰叫自己笨蛋,六根不清,三毒併發.

因沒有一斤是多少顆的概念,回家之後把袋子打開,有21.肉厚大,核子小,甜且多汁,想像是給兄妹的貢品,物輕情義重,心就甜絲絲了.

前數天,深夜起來看世界盃半準決賽巴西對德國,第一次起來時約二時半,再睡,醒時誤以為是0:0未分勝負,但聽幾句評述之後方覺不對勁,看清楚原來當時已經0:5,巴西大比數落後,擔心悲劇未盡,惡夢未止.


這些天睡得少,然而夢很多,其中夢裡替人家寫劇本,這從來未有過的,寫得很成功,內容忘記了,但有主題曲首兩句歌詞,依稀是:翹首又低頭無語,默言便獨自離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