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5日星期六

澳門往事多繚繞

最能表現澳門荷花節活動的要算位於氹仔的龍環葡韻了. 第二天在酒店用過早餐之後馬上出發,搭乘公共巴士前往氹仔.公車上人越來越擠,慶幸不多久有乘客下車,太太有座位,而我亦有較舒適的站立位置.

氹仔從前是個離島,沒有陸上交通,得從媽閣碼頭乘小輪前往,所以到那兒旅行已是小學高年級學生了.看着窗外景色,想着澳門現時的三條連繫氹仔的大橋名稱,忽然注意到臨窗的一名男乘客,中年以上年紀,頭戴一頂牛仔型的草帽,粗大的手指塗了指甲油,說句老實話,因為從未見過所以有點好奇,但以今天社會我絕不驚訝,事不關己沒作任何揣測,反而平常心的想到自己.打從春節過後,肚皮發福無止境,上月太太給我買來溶腩酵素,服食之後,過程輕鬆,暢通無阻,十分之受用,當時想到的一句就我為悅己者‘溶’.

龍環葡韻至望德聖母灣一帶有一片面積達69,000平方米的荷海,已成為澳門最大的荷花生長地.每年荷花盛放時,遊人沿著長達千米以上之岸邊,從不同位置,不同時段欣賞這片荷塘帶來的不同美景.

天氣酷熱,如火驕陽,拍攝不多久已汗流浹背,忽然覺得太多的荷花也不外如是,也拍攝不了這許多.內心又無端地挑撥起家裡的蘭花,春節前買來開了三個月,隨後前年養着的又花開至今,每天看著,意義上似乎沒了一個鮮字.

躲到樹蔭下,東面一帶草和葉一片碧綠,與粉紅的荷花點點擁擠著.岸邊上斜坡地附近,正是兒時學校旅行大家蹦跳追逐的地方.一陣熱風漫過,裹著童年回憶,昏昏欲睡.記得學校操場的洗手間雪白光亮,但只喜歡用家裡的,因一次鬧肚子從學校飛奔回家,結果在樓梯急不及待,山洪暴發,弄髒了褲子,母親罵過之後便成她終身笑談,每當回憶都控背弓腰,笑出眼淚.

休息過後,隨處找拍,最後還看了一個荷花黏土藝術展.作品不怎麼吸引我,但在冷氣間參觀挺舒適.

在一間餐廳午餐,再沒考慮心中的貓屎咖啡,反而享用了一瓶冰凍的葡國啤酒,對並不嗜酒的我說來是極罕有的事情.

悠長的午餐之後,準備乘公車回鄰近酒店的地方,在餐廳的轉角處看見兩株大葉紫薇,相訪不如偶遇,正好拍攝下來.

因搭乘錯了以為是循環路線的公車,被迫在某處總站下車,再等候重新開出,夏日炎炎,好不容易才得上另一輛車,待到‘塔石’附近,參觀了茶文化館.展示有關澳門茶行業的歷史資料和茶具展品.參觀的人極少,保安員比遊人多,無意間在售賣紀念品的展覽室看上一套很精美但價錢不貴的瓷器茶具,但兩次來回找不著人,緣起緣滅.

展廳內有一大木桶,上有“同善堂 請茶”數字,最能鈎起回憶.童年時代打球跑步之後與小朋友常到“同善堂”喝茶,免費的,放著椰子壳自助,茶雖熱但清甜,至今不忘.

信步走出後院,繞過“養心堂”,又另一光景,走廊有一女子在打太極拳,有一男師父從旁指點,光說不演示,口水多過茶.


迴廊圍繞當中很多漂亮的荷花,在這幽雅的環境下,荷花顯得特別亮麗,也就忍不住手,拍攝了好些以補上午之不足.最後往雪糕店吃了椰子及香芋雪糕,太太喜歡的行程項目,也為澳門之行,劃上完美句號.


巴士在舊橋上行駛,遠方為新澳氹大橋(友誼大橋)



氹仔寧靜的地方





荷塘的面積不小,觀賞的地方很多,室外氣溫高,沒走全.







今次澳門之行看見很多長者拍攝荷花,女士尤其不少,汗流浹背,令人敬佩.這張「聚精會神」是上届荷花攝影比賽其一得獎作品抄攝下來証明我所言非虛.







專挑香港不常見的荷花來拍攝.

















高溫之下,鳥兒在水邊洗滌,花兒在葉下乘涼.













太太不如我眼明手快,幾乎嚇跑了我正在拍攝的,取笑似地上一枝人參.





喝了一杯,臉紅起來,太太說外面陽光猛烈,我曬的利害.



紫薇正照





民間慈善機構,創立於清光緒十八年(1892). 



善則美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