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1日星期六

花兒六月照不了

感覺氣候變化越來越明顯是因為花期的轉變,各種不同的花如炮仗花,杜鵑,木棉等都比從前早了一至兩個月到來,還來不及準備拍攝已另有更替.我行動和腦筋皆不靈動,時間毫不待人,迅速就過去了.
早前留心著的豬腸豆花(黃金雨)高高在上,教人又愛又恨,總沒辦法拍得好,不是天氣問題就是位置關係,無所適從是以唐突不成.

道路上常見的大葉紫薇似乎隨處可見,但要拍攝的時候總的毫不就手,失之交臂.六月中過後荷花已經盛放,專誠到公園拍攝.第一次來得稍晚,人太擠,太陽猛烈,人燥熱得沒了拍攝的興趣.

第二天晨早起來,大概忘了是星期天,天陰密雲,不顧一切再次出發,怎料遊人多雨傘更多,天雨下過不停,龍友器材互相碰撞,又沒了興趣.濕透的毛巾找不到,原來放了頭上.手指也跟我鬧彆扭在指甲旁邊長了倒刺.

都說不如意事十常八九,最近兩次出入羅湖商業城,與一位蛋雕藝術的文化人有緣好感,買了他一只二胡,起初因為先後兩次削價因而便宜了兩百元沾沾自喜,後來覺得這二胡因我沾上銅臭.適逢二胡老師因健康理由,於七月初最後一課之後請辭,惹得我無端內疚.


諸事不順,花也不美.


未到六月中,荷花已綻放得燦爛.



留心細看,其中不少破損蟲蛀的,用個「爛」字也不寃了它.









也得找一兩朵將就著應付過去的.






雖說拍攝荷花,周邊的景物似乎更讓人寬暢,就讓蜻蜓和蜜蜂,烏龜和錦鯉走走場面,還有一只藏身暗處,等待獵物的鷺鷥.















小心哦,別走近.



離開的時候,樹上有兩只藍喜鵲,發出不同嘈雜吵叫聲,究竟不是杜鵑的不如歸去.





回家途中,發現有兩三株凋零的黃金雨在陽光之下慵懶地晃晃蕩蕩,為了拍攝它,特意走上停車場四樓找到位置,是從未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令人興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