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9日星期三

思伯勞之頓悟

一轉眼新春又溜走了. 假期之前二胡班老師跟每位同學測驗,每人都要當眾獨奏一段,原本以為熟識不過,而且事先操練已久的普通練習曲,結果每位表現全都比預期差,老師在鼓勵的大前提下,指出每一位應改善的地方,也就是錯處.

很多時候對於一知半解或者不明所以的地方都沒有認真學習和勤奮向學,總想着忽然間會所謂頓悟,或者久而久之便會水到渠成.後來我悟出的道理是一切的成功,都離不開不斷的努力,沒有不斷努力前提之下,人只會頓,沒有悟的.

小時候常聽母親唱歌,唱的都帶著鄉音的特殊之歌,據她說,這叫「喊四句」,她日夜踏着衣車都唱的那些歌,都是些有關忠孝節義,警世作用的民間故事,聽得多了,自自然然我都聽得懂,而且隨時可接駁得上.直至後來母親好像改唱了別的歌,我便興趣不再,好像聽不懂了.但唯一的一句,“今日東去伯勞西飛演呀”我覺得十分好聽,但不明白它的意思.

六零年代踏足香港初期,曾經短暫寄居大埔道東盧大廈,是我兄長租住的一個小角落.不久,兄長遠赴尼日利亞工作,無聊的時候,“今日東去伯勞西飛演呀”這一句歌又浮現腦海,心中曾想過“伯勞”該是個地方,因為尼日利亞在西非.但心中覺得可笑,兄長明明是去工作,不是勞軍演出呀.

後來,當然明白到“演”其實是燕子,唱歌時燕的變調.曾經一段時間喜歡聽“南音”,在一首“微之憶薛濤”裡就有這一句“今日東去伯勞西飛燕,當日長亭折柳我黯無言.”晚飯之後散步之時,偶爾戴上耳塞聽MP3,哼唱的時候會想起母親和初來香港時候的種種.

伯勞當然是一種鳥,但從未認識,即便讓我看見了也不知道.內子誇讚自己比往日醒目聰明,其實是少了糊塗事.近日公園散步,又向我提相類似說話,說懂得觸類旁通.我有所警惕,必須同一步伐,我也得力求進步,與她並進才是.

公園裡有人跑步,亦有長者獨坐.忽然間看見一隻鳥,像極獨坐一隅的亞伯,呼之不應,不曉得它名字,不久它引領我的視線飛到另一位置,經過留心觀察,它站的地方殊不簡單,而且身邊有一串美食,烤蟲子.說它守株待兔,它說以逸待勞,靈光一閃,我斷定它就是伯勞.


這裡先得作個聲明,本人未經棒喝,只是機緣巧合的所謂頓悟,是本人的免責條款啊.


公園亞伯,唔怕邋遢.


藝高胆大,仿似俠客.


善於捉蟲,牙牙擦擦.


以逸待勞,都係辨法.